《星际穿越》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妈忽然说,”去香港的时候如果有空,我们拍个微电影吧。“,一桌子人立刻四散奔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壮美的宇宙,在imax上的绚烂深邃,没有超出内心累积的想象。

那几句诗这次有了好翻译: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日暮将尽,老年仍应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怒斥那光的退缩。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读那篇纪念射手网消失的文章 《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像从未存在过》,看到“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很自然的接上,“咆哮吧,咆哮,怒斥那光的退缩。”

国内的诗有天空和宇宙吗? 想起骆一禾: “我在一条天路上走着我自己” 和他的
  
《壮烈风景》

从北极星辰的台阶而下
到天文馆,直下人间
这壮烈风景的四周是天体
图本和阴暗的人皮
而太阳上升
太阳作巨大的搬运
最后来临的晨曦让我们看不见了
让我们进入滚滚的火海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广州是个大批发市场

周末回旧城区逛,小时候生活的几个街区,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批发集散地,衣服的,药材的,不知道是什么的。

原本觉得我们都走了老城区空心化了,置身其间却觉得泛溢着无以伦比的活力,让人天天向上。

路过清平市场时拍的几张,但临时充当药材西施的某模特不允我把照片发上来,只能发些药材。
恩,程序员最喜欢的,干货。

背景音乐: My Little Port 《香港是个大商场》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日常 | 1 Comment

中国的,才是世界的--La Perla FW12 Campaign

"一切都是旧的好",旧的典章,旧的礼仪,也因此包围了她,迷幻的美,孱弱的美。在吟唱中,时间消失了线性;过去就是现在。未来也是过去。生死皆苍茫…… La Perla是一个内衣的牌子。 第一次用优酷。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双十一的夜晚

双十一晚上的电话会议,两个多小时直接开到了十二号凌晨。大家都赞安排会议的那个人太机智了,不过其实对我影响不大。

奈大人也想不起什么要买的东西,太不物质的两个人了。

(Caption: 文艺女青年形象照)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文明

托尔斯泰写于1905年的一篇长文《论末世》:

“所有这些人——帝王、总统、爵爷、大臣、官吏、军人、地主、商人、技师、医生、学者、艺术家、教师、僧侣、作家——都了解,想必都了解,我们的文明是洪福,因此,根本不能设想它不仅会消失,而且会改变。

但是请问一问从事农耕的广大人民群众——斯拉夫人、中国人、印度人、俄半夜凉初透国人,问一问十分之九的人类,那个在从事非农耕职业的人看来如此珍贵的文明究竟是福不是福。奇怪的是,十分之九的人类的回答完全相反。”

但在中国,帝王、总统、爵爷、大臣、官吏们,与广大人民群众,在珍贵的文明究竟是福不是福上,心-连-心。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女诗人III--王小妮

王小妮,薄薄的一本诗集,居然到了二选一,三选一的地步。或许是她的那个雅俗之间的平衡点,正适合我。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民间写作I--于坚

他认为诗不应该是知识分子派的宗教,读后感,这无疑是对的,虽然知识分子派最好的那些诗人其实和于坚的诗没什么区别。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女诗人II -- 翟永明

翟永明,四川的女诗人,喝酒豪迈,写的诗像同是四川的宋渠、宋炜那样充满了古典的意象,还能写太长了又让人舍不得截短《静安庄》。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些女诗人闪亮登场

女诗人的诗看得不多,随手记一些,王陆忆敏,伊蕾,安琪,舒婷,鲁西西......的诗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朦胧诗人--顾城、北岛、多多们

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叫朦胧诗人,他们如此鲜明毫不朦胧地反抗那段非人岁月。也许他们的诗艺如小孩重新学习语言,但在那种压力下的发声,每一句都难得。

[...] (阅读全文……)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