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晚唐》

| Filed under 文艺

宇文所安的《晚唐》,“解读处于中唐余韵中的晚唐诗歌,如何在“回瞻”与“迷恋”中既实践着独立的诗歌“写作”,又恰如其分地记录了大唐皇朝逐渐解体过程中文人们的体验、情感和他们视野中的世界影像” --- 我们的围脖,是不是也在记录着相同的解体?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技术数则

| Filed under 技术

Selenium2.0吞并WebDriver后,据说内核已从JavaScript应用华丽升级到直调浏览器核心。但它的API却在大开倒车, 二次辗压的伤不起啊!!用WebDriverBackedSelenium直接穿越回去又不是很爽。无奈之下又干了件脏活,自己写了个1.0 日常API与 2.0 Locator的融合版

VMWare的Cloud Foundry,不仅使用了一堆开源的项目,更狠的是把自己也开源了,这给私有化盛行,习惯了Vendor Lock-in的云界,带来一阵清新的风。比如它的存儲服務,是MySQL、MongoDB和Redis,相比AWS和AppEngine中SimpleDB一类的私货,通用又靠譜。回想它之前无厘头收购的Spring,一盘很大的棋啊。

Hudson vs Jenkis = Oracle + Maven背後的Sonatype + Eclipse 基金會 vs Kohsuke Kawaguchi 。 有人說,"KK is Hudson"。公司的Hudson已經卡在你們分手的那一刻幾個月木有升級了,你們為什麼不相親相愛白頭到老呢?

关于Web Site的Scalability,大家零零散散的写了无数的博客与Slides,现在终于有人出来,正经写了本《Scalability Rules》。作者之一在eBay里厮混了6年,而封底欣然题词的家伙里,包括了Facebook的技术运营副总裁。

Memcached与Tokyo Tyrant 一年都木有更新了,于是勤奋的Redis便有了完全替代它们的趋势,IT界没有"经典款式"这一说。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当SSH对Javaer Web开发的统治力像某机构一样降到冰点时,我在Java的Play!, Python的Pylons 和Scala的Lift间 东游西逛。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空谷幽兰》

| Filed under 文艺

看<空谷幽兰--寻找当代中国隐士>(Road to Heaven: Encounters with Chinese Hermits),里面最常见的句式是,“XX塔XX碑保存了一千多年,直到文瑞脑消金兽革。”,某人怎么还可以这么安详的躺着?

隐士们自己在山上种菜,一两年下山一次。在这种离群独立的态度虽然让人敬佩,但你即使修得长生对社会于世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初遇SoSo

| Filed under 日常

今天在IOU剪发的是一位女发型师, 一边窃喜一边不安,最难消受美人恩哪,美女是临时客串的吗,要不要明天去T5再剪一遍呢? 结果,剪得还OK啦,恨不得给她欣然题词......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Discontinue

| Filed under 工作

枉凝眉? 意難平?沒心沒肺的想起大洋彼岸悲催程序员阿什顿的故事:“他写过的任何一行代码都没有运行过。过去两年内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没有对世界产生过什么影响。” 據說,阿士顿後來成功去了Google,開發Google Wave.....

親愛的SpringSide啊,你活贏了所有我在白天寫的代碼。某個夜晚想證明自己存在過而寫的開源項目,到現在都快七年之癢了,眼看我起朱樓,眼看我宴賓客,眼看我樓塌了......而你還在那裡啊。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天河公園

| Filed under 日常

發現個消磨午休時光的好去處:擰一瓶可樂,晃蕩到天河公園,在湖邊找一棵樹底坐下……然後……唉……掏出手機 :(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

亲的父亲

| Filed under 日常

阳光射湿我的床,又一次独自在还有些陌生的房间里醒来......人的道路既然遮隱,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给亲的父亲。

[...] (阅读全文……)
by calvin | tags :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