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女诗人II -- 翟永明

| Filed under 文艺

翟永明,1955年四川成都的女诗人,喝酒豪迈,写的诗像同是四川的宋渠、宋炜那样充满了古典的意象,还能写太长了又让人舍不得截短《静安庄》。

现在的翟永明

 

——与克非、周瓒、孙怡在酒吧共饮、
一、 她们喝 我浇
古人云:浇
便是浇心中的不快
心的不快  便是块垒
中医称为郁积

她们喝  我浇
她们舒服  我痛快
喝酒到五点  四个女人
十杯酒  两个酒家

浇胸中块垒  思远遁之人
听四面摇滚  闻八方噪音
我取一江饮

江,是江洋,是江湖
是五大洋铺开在地球上的水
形成的那些个江
是划出江山,隔断视线的大水
是够了版图,割开人心的汪洋
望洋叹:三杯酒中我搁浅

喝酒到五点
双脚就套上了风火轮
身体就凭空而起  去蹈江湖之恶
风波来了  风波在杯中
醉酒的人一掌摁它下去到阑珊

她们在笑  在舞蹈
红粉佳人和青草蜢
什么都不知道
托起她们在酒中摇

窗外是人世  天边是江湖
或颓丧、或逍遥、都需要
拿出心来浇
我的身体不够装了
这些酒因此溢了出来
浇在地上  浇出图案
浇出文字  浇出大片大片天
她们都看不懂
惟我独知、独笑、独骄傲
想你在远方  独行、独坐,还独卧
一个独字  开出了两朵花

喝酒到五点   四个女人
听一首歌  无字无词
七个音符  配成大好旋律
闭上眼  就魂飞魄散
闭上眼  风火轮就到了地球的对面
一杯酒,要浇九九八十一难
浇完了冬天再浇夏天

 
二、我睡很少喝很多

古人云:浇
便是浇心的阴阳两面
一杯解闷  两杯解人
三杯四杯解我的风情
十杯就要解你的命了
我睡很少喝很多

六朝六代  喝废了多少神经?
喝高了多少首诗?
喝残了多少思念多少人心?
我掐指但算不清
原来手也变成了一千根
我睡很少喝很多

飞机在天上飞   酒在喉中飞
科技的魂和农业的魂
都一起飞  古代现代全飞了
古月今月全亮了
我睡很少喝很多

喝酒到五点  夜变成了昼
酒变矮  蜡烛变成高柱
我们也变成妖、变成精
十八杯后眼儿媚

现在
全部的酒瓶从天上伸来了
全部的块垒变成酒浇出雪白来
我们跳起来  穿戴好云裳
挂好了耳坠  走出门
一步就到了梦中

难为之事   在眼前也在天边
一杯酒  要浇九九八十一难
浇完了今天再浇明天
--2005.4.15

 

在欧洲快车上

在欧洲快车上    一位乘客
长得像班德拉斯    却不会说
一句汉语    十多亿人说汉语
班德拉斯不说    我们
默默地坐在一起
默默地产生美感    然后

像一场谋杀案之后的
案情分析    我看着他
起身    穿上粗呢外衣(不经意地)
挂上黑色围巾(品味不俗)
微笑着说:“ByeBye”(有礼节)
一切都是完美的    团结就像空气
除了不说汉语

--手打,1999.2.5 《如此坐于井底》

 

房东!房东!

房东!房东!
我们轻轻踩着死者的落日
回家  招摇过市
我们这些惯于独身
又坚持结婚的小人物
平静地踩着尘土
一连数天  蜗牛在街道横行
黑压压的空气经过一长溜冬天
进入新住宅
今天死水  明天白垩色的天桥
树立有秩序的神气
摆摊者事实上警惕欢悦
一次性大拍卖
我们浑身机警  穿过市场
凝目正视那不能涉足的深处
用正派人的心情
相信总有一天

房东!房东!
如今她已年轻  渴望儿子回来
乌鸦落满车站  像许多丑恶念头
来来往往  举止自然
我们的前程无法了解
我们走向远方  或者归来
感到它的重量

房东!房东!
我们即将举行集会
客人们走来  手捧鲜花
说这不为人知的语言
一些死去的部分
一些受伤的部分
跟着他们进门
使房间变的黯淡
我们的太阳使眼睛看不见
好多人出现幻觉
这是出现幻觉的天气

房东!房东!
我们占据别人的住宅
吃喝玩乐  布置非现实主义背景

--1987.10 手打

 

 

古代的翟永明

 

冲天鹤

鹤冲天是一只词牌名
冲天鹤却是一个作品名

鹤冲天    意味着
双调84字    也仄韵
男女浅吟低唱
意味着我们的文字历史
曾经悠然    意味着
那时的中国人    生性恬淡
他们渴望与云为伴
而后羽化登仙

冲天鹤    意味着冲天财富
蓄势待发    连续涨停
意味着浮生寻梦的过程
彼时的中国人    雄心勃发
无数股民驾鹤冲天
在财富的云端上
而后羽化登仙

--2008.1

 

再生缘

 
            定要雄飞岂雌状
            长风万里快游翱
            ——《再生缘》孟丽君

她手拿笔砚
他倚马可待
这是一个古代的场景
你看她饮下一杯小酒
说:看我一挥而就

诗的水面上:雁过也!
于自然界,这是同等的意义
她的心,此时改弦易张:
结婚、生子、幻想、虚构
都是心中的一堆雪
都是冰心  都玉洁
让我如何捧出其中的寒气?
水凝成冰  冰化作水
作成了锦绣文章加油盐柴米

困人天气下  我爱读哪类书?
《春秋》、《资治通鉴》   偶尔也读
偶尔我也像古代才女一样   发出喟叹:
“若是杜陵无史笔    姓名亦恐少人知” *

困人天气下  我也读野史  稗乘笔记
我也读章回和现代小说
我也看杂剧  读弹词

中夜不寐时  我也想象古代女子
她们通宵不眠  呵冻作诗
她们身边都无人作伴
我的身边站着她们全部

困人天气下  我也提笔写过
困人的诗、恼人的诗、吓人的诗
伤心之诗  山河破碎之诗
以假乱真摹写前辈之诗
放目千里万古同愁之诗

中夜不寐时  我也曾分行别缕
分析前人之诗
我在当下保持古人的思维:
多少个百年之后
日暮仍包围着我们
今人像古人一样呼吸
国家像古时一样运转
文人像古代一样怀疑一切
语言如针  沉思如线
埋在土里的人  如铭文

葬花天气——这也是古代的天气
秋天深  深  深
深至她的脚踝
在书里:她的双脚弯成玉弓
而他的;犹如剪刀一样

在后世的诠释下  她如此傲然
像观世音  手持从不离身的柳枝
她手持如椽大笔
抑或史家认为的温润小笔?
鼻息中的每一次深呼吸
让她的思维变得清晰
就此写下这方丈斗室中的漫天大梦
一桷一角,都是她一生的建筑
檐下有鹦鹉  无琵琶  闲棋子
半杯茶的时间里
我走过她从未迈出的每一步

* 古代才女吴静则《读资治通鉴》诗

 

女儿墙

最佳的视野是从墙头望出去
这是规定的视野
这是女人的视野
穿过枝叶  就是少女到妇人的一生
姐妹们都穿上绿色的盔甲
站在这个位置  居中
不是西方绘画的四分之三视点

墙内,小院幽轩
姐妹盟誓结社之地
三三两两坐在冰凉的石头上
丝绸飘带软软地垂下
太湖石  天生好物
廋透漏皱  古老又常新

现在  小院和石头以及诗句
适合遁世者   恨嫁者
梦游者   不育者
石头靠着石头
像姐妹靠着姐妹
倚坐在水边

水底下冒出鱼仙
柳树后闪出妖精
草丛中跃出狐仙
古语叫她们:魑魅魍魉

世间已不见白蛇传
世间也已不见聂小倩
她们作诗 吟诗
爱上书生 相思成疾
为何她们总是以女人之身出现?
躲在太湖石旁
或躲在女儿墙后
她们是精灵所化 血变成绿色
为了伪装
为了姻缘

从墙头望出去
通往长安的路升了起来
在传统的散点聚集中
游子、良人、赶考的书生
都低了下来   低到尘埃中
而清明上河图   升到天上

朝着女儿墙奔驰而来的马
也升了起来,越升越高
人面桃花骑在马上
柳叶双眉也升了起来
直到马头伸进花园
直到马头与人头一般高
直到她们断裾而去

当我手拿图纸  伏首案头
丈量女儿墙的位置
在我侧面的电视上,
希区柯克的男人正说道:
“我对珠宝钗环  现代诗
和行为上追求刺激的女人
都不感兴趣”

呵呵,剧情总是配合诗
气场也是如此

—2009年写,2011改,《纸上建筑》

 

鱼玄机赋

 
二 何必写怨诗?

这里躺着鱼玄机    她想来想去
决定出家入道    为此
她心中明朗灿烂   又何必写怨诗?
慵懒地躺在卧室中
拂尘干枯地跳来跳去   她可以举起它
乘长风飞到千里之外
寄飞卿、窥宋玉、迎潘岳
访赵炼师或李郢
对弈李近仁   不再忆李亿①
又何必写怨诗?
男人们象走马灯
他们是画中人
年轻的丫环   有自已的主意
年轻的女孩   本该如此
她和她   她们都没有流泪
夜晚本该用来清修
素心灯照不到素心人

鱼玄机   她象男人一样写作
象男人一样交游
无病时,也高卧在床
懒梳妆   树下奔突的高烧
是毁人的力量   暂时
无人知道   她半夜起来梳头
把诗书读遍
既然能够看到年轻男子的笑脸
哪能在乎老年男人的身体?
又何必写怨诗?

志不求金银
意不恨王昌
慧不拷银翘
心如飞花   命犯温璋
懒得自己动手   一切由它
人生一股烟   升起便是落下
也罢   短命正如长寿
又何必写怨诗?

 
三 一支花调寄雁儿落
        ——为古筝所谱、绿翘的鬼魂演奏

鱼玄机:
蜡烛、薰香、双陆
骰子、骨牌、博戏
如果我是一个男子
三百六十棋路   便能见高低

绿翘:
那就让我们得情于梅花
新桃、红云、一派春天
不去买山而隐
偏要倚寺而居

鱼玄机:
银钩、兔毫、书册
题咏、读诗、酬答
如果我是一个男子
理所当然   风光归我所有

绿翘:
那就让我们得气于烟花
爆竹、一声裂帛   四下欢呼
你为我搜残诗
我为你谱新曲

合:
有心窥宋玉
无意上旌表
所以犯天条
那就迈开凌波步幅
不再逃也不去逃

--2005.9.10 意大利,节选

① 鱼玄机,唐时著名女诗人、女道士。绿翘是她的侍女。后鱼玄机因杀婢而被处极刑,又传此案为一冤狱。
② 这些都是与鱼玄机有过交往的诗人

 

随黄公望游富春山

 

1350年,手卷即电影
你引首向我展开
绢和景   徐徐移动
镜头推移、转换
在手指和掌肌之间

走过拇指大小的画题
走进瘦骨嶙峋的画心
我变成那个小小人儿
栖身山中
随黄公望   拜无用师   访富春山
那一年,他年近八十。

“不待落叶萧萧   人亦萧条
随我走完六张宣纸,垂钓富春
那便不是桑榆晨昏”

我携一摞A4白纸,蓝色圆珠笔
闯进剩山冷艳之气
落叶萧萧   我亦萧条
剩山将老   我亦将老

山被推远,慢慢隐入云端
生于南宋,南宋亦被推远
望临安,满城尽为瘦金体
望燕京,燕京全是蒙古汉
那是我们的历史,政权更迭的历史
不是朝代的问题,那是族群的问题
踩着教科书缓缓行
我想起文天祥、李清照、赵孟眺
不世出的人物,今天再也不出
一切皆为碎片,从人到物
新诗铸就   织成围脖
140个字不能让
我和十二世纪,摩擦生烟
点亮一片密林的颓废

远山、近岸、村庄、小路
四座山峰,两片水域
次弟在我眼前展开
平远、阔远、高远
我上上下下,领会古意
有人在一旁说:
“中国望向过去
美国望向未来”
图像“过去”
政治含义的“过去”
在同一幅画的肌理中
微微侧转    成为线性的笔墨
交替鼓舞

我在“未来”的时间里
走在“过去”的山水间
过去:山势浑圆,远水如带
现在:钓台依旧,景随人迁
过去:先人留下有机物
现在:三尺之下塑料袋
黄公望的脚印从常熟一路走到台湾
我的脚步    纸上一走三百六十年

十四

江湖上流行遁形术
少女右手执剑
是峨眉派不是青城派?

我遁作一只蚌
如同被某人含在嘴里的坚果
壳厚、里薄、呼吸即自由
不出一声    不发一言
  ——一只大网捞走了我

我遁作一条河流
清澈因此充满了我
从前世里兜起旧云朵
上千上万的涟漪
争先恐后爬满全身
—— 一只石子击中我

我遁作一间草堂
素色   空荡   一位隐者
居于榻上   茶香   茶冷
端看参天古松下纳入的晚凉
—— 一阵狂风吹走了我

我遁作一枚月亮
冷光便蓄积一派浩然之气
我照千古    千古照我
裹挟着我一路潜行
—— 一片乌云撕破了我

从物质中逃脱
向植物隐去
遁形术输给进化论
一物降一物   时间降一切

--节选,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有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