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女诗人-夏宇

| Filed under 文艺

我的现代诗启蒙之一。

 

Fusion Kitsch

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牧歌式的泛乱人比黄花瘦伦气氛
那早就属于同一本家庭相本的
已经沦落为亲人的爱人们
那些沦落为爱人的动物们
还有所有罗曼史最终到达
之万物有灵论述
里的压抑倾向

 

腹語術

我走錯房間
錯過了自己婚禮。
在牆壁唯一的隙縫中,我看見
一切行進之完好。 他穿白色的外衣
她捧著花,儀式、
許諾、親吻
背著它:命運,我苦苦練就的腹語術
(舌頭那匹溫暖的水獸 馴養地
在小小的水族箱中 蠕動)
那獸說:是的,我願意。

 

高達

當高達把一切都變成高達的
剩下不是高達的
也自動變成不——是高達的
喜歡高達的人也喜歡
德希達米蘭達
聶魯達珍芳達
保力達百視達
千里達
速克達

註:高達(Jean-Luc Godard)曾謂一切都可以放進電影裏。

 

某些雙人舞

香冷金猊
被翻紅浪
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
日上簾鉤

當她這樣彈著鋼琴的時候恰恰恰
他已經到了遠方的城市了恰恰
那個籠罩在霧裏的港灣恰恰恰
是如此意外地
見證了德性的極限恰恰
承諾和誓言如花瓶破裂
的那一天恰恰恰
目光斜斜

在黃昏的窗口
遊蕩的心彼此窺探恰恰
他在上面冷淡地擺動恰恰恰
以延長所謂「時間」恰恰
我的震蕩教徒
她甜蜜地說 她喜歡這個遊戲恰恰恰
她喜歡極了恰恰

 

给时间以时间

(注一)

pour Yan Mcwilliams (1966-2009)

自从时间成了时间
我们就得给时间以时间
存在也就这样存在了也不难
就被当做存在般了解
之后如果轮到动机让我
握住他的咽喉一枪打穿他
我这一类的清醒
在风琴中
就几乎是风

而这样的早上我就称之为柔软
和正确
薄荷在牙膏里那种正确
当我打穿他血像牙膏挤出来
结束他的愤怒和疲倦
至少此刻他又是个童男
在死亡面前
如果我自称是凶手

他们就肯定要一套谋杀的叙述:
我把白天当做夜晚这样大而残破  (注二)
为了让此刻星光斑驳
而我爱过
死亡如果不是流浪
音乐是垂直的
我们就水平地躺

 
注一:给时间以时间原文为 ll faut laisser du temps au temps,初以为是F.Mitterrand语,后觅得明信片一张印有II faut donner du temps au temps一句以及唐吉珂德作者塞万提斯肖像,斯人斯语已不容置疑。
注二:“大而残破”四字出自张爱玲

 

更多的人願意涉入

其一

一個人搬家後所留出來的空間
就會被另一個想搬家的人佔據
所留出來的空間也就製造出
另一搬家動機以此類推種種
你不愛他就有別人不愛你
的種種fuckable
的種種unfuckable-
所根據歌德萬物包含萬物
萬物與萬物有關與萬物
對應辯證
一同毀滅重生
我們大姐與萬物
就都又重新就都又大家
又興奮起來

其二

不愛的時候這些多麼不重要
甚至懶得敘述它們的不重要性
就是一個必須經過的城市
火車停靠讓上車的人上車
下車的人下車我與鄰座的人
保持不動繼續旅行他意識到
他的不重要性是我的賦予
之後不會記得記得了也沒有將就
屬於一切意義連否認
也嫌太多的曾經
某時某刻遇見過又怎麼樣
的我們只是使今後的我們
更不重要我們
根本不重要

其三

一個人搬家後所留出來的空間
不愛的時候這些多麼不重要
就會被另一個想搬家的人佔據
甚至懶得敘述它們的不重要性
所留出來的空間也就製造出
就是一個必須經過的城市
另一搬家動機以此類推種種
火車停靠讓上車的人上車
你不愛他就有別人不愛你
下車的人下車我與鄰座的人
的種種fuckable-
保持不動繼續旅行他意識到
的種種unfuckable-
他的不重要性是我的賦予
所根據歌德萬物包含萬物

之後不會記得記得了也沒有將就
萬物與萬物有關與萬物
屬於一切意義連否認
對應辯證
也嫌太多的曾經
一同毀滅重生
某時某刻遇見過又怎麼樣
我們大家與萬物
的我們只是使今後的我們
就都又重新就都又大家
更不重要我們
又興奮起來
根本不重要

 

继续讨论厌烦

所以我们必须继续讨论厌烦
厌烦的东西都是厌烦的
任何厌烦的东西都是厌烦的
事实上只有厌烦的东西才是
厌烦的
它不必被发现,它在。

它有一种遥远而清澈的感觉
有一点疯狂
也有怀旧和战栗的情愫
其实也离道德不远

你要怎么形容厌烦的味道呢?
只有最老成持重的侍者会说:
“你要怎么形容橘子的味道呢
我们只能说有些味道像橘子。”

让人着迷的不是它的建筑
而是它的瘫痪。有一种龙涎香。
琥珀色。也不妨甚至
像是一些呆滞的水管的样子。
一些牛皮纸袋的样子。
机缘、回忆、欲望和巧合
的反向下水道的历史背面的城市

那真是一种气氛的问题
厌烦
接近印象派
在狂喜最薄最薄的边上
只有光可以表达
每一个时刻移动的光
那奢侈宁静那逸乐那腻
是那种以为再也不可能醒来的午睡
接近恐怖主义

接近水泥和沙和铁
用叉子刮着盘底
剩下一些指甲和皮屑

而并不曾意料的
以家具店的形式出现的
店名就叫做厌烦与狂喜的

毫不妥协的低调装饰
却是所有的椅子都经过设计
到了绝不可能回返的境地
那些柜子虚掩
接近直觉

它们带来凝聚和沉溺的晚上
主题是自我的可厌
遗弃的不同形式
屏风的无目的结论
以及灯光暴力犹豫不决的装饰性

谁比谁正确,或者说
谁比谁远离直线
谁比谁更激进
更富音乐性
更具节庆气氛
更允许丰富的插图
和冗长的游佳节又重阳行队伍

谁更接近一间完美的浴室
谁比较是浴缸
你不能判断那狂喜或厌烦
谁是轴谁是旋转

有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