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女诗人III--王小妮

| Filed under 文艺

王小妮,薄薄的一本诗集,居然到了二选一,三选一的地步。或许是她的那个雅俗之间的平衡点,正适合我。

 

2000年

西瓜的悲哀

付了钱以后
这西瓜像蒙了眼的囚徒跟上我。

上汽车啊
一生没换过外衣的家伙
不长骨头却有太多血的家伙
被无数的手拍到砰砰成熟的家伙。

中途改变了方向
总有事情不让我们回家。
生命被迫延长的西瓜
在车厢里难过地左右碰壁。
想死想活一样难
夜灯照亮了收档的刀铺。
西瓜跟着人只能越走越远
我要用所有的手稳住它
充血的大头。

我无缘无故带着一只瓜赶路
事情无缘无故带着我走。

--2003.5

 

色彩斑斓的田野像鹰飞起来

西边那片田野
黄泥的房屋青皮的白菜
挖土豆的人穿着油绿的水靴
那么大的一片它自己翩翩飞了
淡淡的挂在天的侧壁。

现在我有点满意
神仙们全住上去了
天空才不像从前那么空。

没有谁必须在天上
但是要有人老老实实落地。
道理们缩进鹰的空巢里睡觉。
我只是惊奇花花绿绿的田野
原来那么轻盈
连翅膀都不需要
微微倾斜一下就飞起来。

你们都飞了才好
把天空塞成一盏黄灯的杂货店才好。
剩下的就省力了
看看左右
我正要彻底打扫一下地狱。

--2003.4.11,《九月所见》

 

有了信仰的羊

羊群向着高处逃亡
皮毛很脏,心情很急。
前面的摔倒了后面的踩上来。
山坡越滚越快
还没融化的山顶已经很近了。

最后的几片雪出奇地白
天蓝得吓人
只有藏在深山里的羊才这样不顾一切
它们要去天上洗澡
干干净净地成仙。

山梁上起着风
追赶着,清洁着,神圣着这群小动物。
大团的白云和黑云都避开了
天留出最大的空间。

羊对羊群说话
导火索对火东篱把酒黄昏后药说话
绝不让牧羊人靠近,不让他追上来。

要多么快才能甩掉牧羊人
把他塞回他的臭皮袍
把鼓在口袋里的三个馍塞进他的肚子。
把他留在他那个发臭的人间。

--2004,《乡村十首》

 

在墟市上

灰蒙蒙的墟市
半天喘一口气的慵懒墟市。
两辆摩托车在加油
有一只猪被捆在街心
磨刀人刚擦掉满鼻梁的汗。

谁会想到那猪一转眼逃跑了
油黑油黑的,逃得真快。

少了哪个都可以,但是少不得猪。
抄刀的,骑车的,拿着称杆的
全镇都在追逃
满街穿黑衫狂奔的动物们。

猪的逃跑是今天的高潮
扔下了永远跑不掉的老镇子。
石板路又露出圆润的接缝
乌的瓦一层连一层
天光也显亮了
窗前开裂的泥盆,仙人掌争着开紫花。

这个时候的墟市成了桃花源
感激宣战者,感激那些不屈从的。

--2004,《乡村十首》

 

深夜的高楼大厦里都有什么

可以没有人,但是不能没有电。
电把梯子送上去
再把光亮送上去
把霓虹灯接到天上。

人们造好高楼大厦
人赶紧接通了电就撤退了。
让它独自一个站在最黑暗的前线
额头毒亮毒亮
像个壮丁,像个傻子
像个自封的当代英雄。
浑身配戴闪闪的奖章,浑身藏着炸药
浑身跑着不断向上的血。

而现在的我抖开烫过的床单
我灭了所有的灯。
高楼大厦们亮得不行
我吃了闭眼睛的药。
这一生能做一个人已经无限无限美好。

--2005 深圳

 

在冬天的下午遇到死神的使者

那个在银夹克里袖着手的信使。

我们隔着桌子对视
桌上满满的滚着红到了顶的脐橙。
光芒单独跳过来照耀我
门外的旅人蕉像压扁了的尸体
古典武士正受着刑罚。

那是个不能形容的忠诚的人
看样子就叫人信赖。
沉默在沉默后面赶紧说话
好像该草签一张有关未来的时间表。

可是,我现在还不能从我里面钻出去。
跑也不行
挣扎也不行
纵身一跳也不行。
我能做的最惊天动地的事情
就是懒散地坐在这个用不上力气的下午。
时间亏待了我
我也只能冷落他了。

月亮起身,要去敲响它的小锣
我打开了门,我和银色的信使左右拥别
拿黄昏最后一线光去送他。

--2005 海南岛

 

不好了

自从我吃了豹子胆
我就更加害怕了。
自从我吃了金银花
我不再想得到更多的钱
实在厌烦了,哪个人不是一家雄厚的银行。

自从我吃了混凝土
我就成了直通终结点的高速公路。
食物把它自己送过来,什么都来一点儿。

不喝尽毒酒,出不了门
人间横刀立马,一个都不放过。
它查验我们的舌头
说过的做过的,吃过的
它都要清点。

可是谁会想到,一旦把什么都尝遍
这种人将刀枪不入
人间也开始感觉到不好了。

天最后把大恶降下来,只降给了几个胃口好的。

--2005

 

喜鹊只沿着河岸飞

那只喜鹊不肯离开水。
河有多长
它的飞行就有多长。

负责报喜的喜鹊
正划开了水
它的影子却只带坏消息。
好和坏相抵
这世上已经没有喜鹊
只剩下鸟了。

黑礼服白内衣的无名鸟
大河仰着看它滑翔。
人间没什么消息
它只能给鱼虾做个信使。

连一只喜鹊都叛变了。
我看见叛徒在飞
还飞得挺美。

--2004.2.5-2.6, 2004.2.25 整理

 

他们说我藏有刀

如果我有刀
刃在哪,锋线在哪
它暗藏在心的杀机在哪儿。

我的窗口挂在树上
四周生满龙眼芒果和枇杷。
这个人已经退却
两手空空,正在变回草木。

如果还有青春年少
我自然铸一对好剑
每天清晨蘸上暗红的棕油
在利器最顶端留住我的咄咄青光。

时光不再让金属近身。
锋刃之解决鸡毛蒜皮的事情。

--2007

 

致砸墙者

不知疲倦的,敲击,敲击,敲击
不把我从人间挖出去不肯停手。
这是最后的救援吗?

如果他们一直干下去
说不定咕嗵一声,只剩头顶的天
一定不是京戏里咿咿唱着的那个苍天。

让我加入你们,创造那空空荡荡
用我命里最后的力气,加入这敲击。
尘土覆盖水泥的旷野
遍地立着仰望者,人人手握工具。

--2010,《致另一个世界》
 

台风二首

台风之夜,天空满了,人间被扫荡。

从西向东,成群的黑牛在头顶上翻滚
风的蹄子一遍一遍捣窗
地上的一切都要升天了。

人装在夜里
夜晚装在正爆裂的鼓里。
狂妄不逊的气流
从另外的世界推出了滚滚战车。
没见到丝毫抵抗
了不起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植物割断了长发
遍地跳着还没死过去的神经
疯子撞破了疯人院
终于轮到疯子们庆贺胜利了。

我在鱼肚子里坐稳
满心的颠簸,满心的大快活。

-- 2006.5 深圳,节选

 

1990年

 

我没有说我要醒来

被睡眠的壳挤出来
眼睛来不及分辨方向。
那些在八点准时出游的鱼们
吵闹的泡沫
钻进我黑色的玻璃

为什么没有严惩声音的法律?
我没有说
我要在这个时候醒来。

我看见我有了鳞一样致密的裂纹。
幻觉像云彩的绢衣突然飘散。
太阳正切开我的中轴线
我被迫一分为二地站起来。

为什么没有人怀疑早晨?
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光芒正是我们的牢狱?
太阳迫使我们现出人的颜色。
我并没有说
我要在其他人类喧哗的同时
变化成佳节又重阳

他们瞪着眼说最明亮的是太阳
他们只想美化外星球。
我看见太大的光
正是我被拿走的自由。

手臂被燃烧成白光
我变成这嘈杂早晨的一个部分。

 

看到土豆

看到一筐土豆
心里跟撞上鬼魂一样高兴。
高兴成了一个
头脑发热的东北人。

我要紧盯着它们的五官
把发生过的事情找出来。

偏偏是
那种昂贵的感情
迎面拦截我。
偏偏是那种不敢深看的光
一层层降临。

我身上严密的缝线都断了。

想马上停下来
把我自己整个停下来。
向烟瘾大的人要一支烟
要他最后的一支烟。

没有什么打击
能超过一筐土豆的打击。

回到过去
等于凭双脚漂流到木星。
可是今天
我偏偏会见了土豆。
我一下子踩到了
木星着了火的光环。

--1993.5,深圳

 

等巴士的人们

早晨的太阳
照到了巴士站。
有的人被涂上光彩。

他们突然和颜悦色。
那是多么好的一群人呵。


降临在
等巴士的人群中。
毫不留情地
把他们一分为二。
我猜想
在好人背后黯然失色的就是坏人。
巴士很久很久不来。
灿烂的太阳不能久等。
好人和坏人
正一寸一寸地转换。
光芒临身的人正在糜烂变质。
刚刚委琐无光的地方
明媚起来了。


你的光这样游移不定
你这可怜的
站在中天的盲人。
你看见的善也是恶
恶也是善。

--1995

 

我不写诗的那些日子

多么平常的日子
诗散漫地出门
树上云端都去走走。
诗也有它自己的事情
将军也要度假。

守在最近处的锦衣侍者
只要我招呼
只要我抬一抬手。

过去的一年我没有买日历
我不写诗的半年里
日子照样时紧时慢地走。

沉的东西并不永远沉
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去珍贵
对于别人它什么都不是
对于我它才是诗。
昨天还是诗
今天可能就不是了。

 

自称为诗远道而来的这个人

我的门前冒出一条鱼
闪闪发出直立起来的水光。
他说他冒雨从激烈的东方来
和方向无关。
和日出无关。

我探身向外没看到激烈。
闪电迎头在上
飞一样
谁像傻子刻舟求剑
背后深深地硌着刀刃。
我不认识的这个敲门人
你真怀有利器
你就坦然如王地进门说话。

他说他是为了诗
整夜整夜像荆珂赶路
小心翼翼带着越走越沉的金子。

可是走动不代表什么。
可是我不再相信空洞的名义。

请你拿件黑胶雨衣
和你的金质才华
回你幻想的风暴眼里去吧。

 

满天的大云彩

满天的大云彩。
什么颜色都有,什么物种都有
慈眉善目和妖魔鬼怪稳坐在同一面天上。

我们只是它临时投下来的阴影
在这个傍晚装饰人间。
饮水的阴影,数钱的阴影
推着独轮车陷进一滩烂泥的阴影
忽然仰面朝天发出一阵傻笑的阴影。

拴在江边的木船用红漆的额角
撞着金灰色的码头。
天空就要被震塌了
我们只能俯身,俯在黑夜的那张热皮上。
满天满天,不安生的大云彩。

 

1988年

她在1988年,忽然迎来的黄金时期。

不要把你所想的告诉别人

人群傻鸟般雀跃
你的脸
渐渐接近了红色的帷幕。
世界被你注视得全面辉煌。
可我告诉你
辉煌
是一种最深的洞。

无数手向你舞噪时
会场是败园
在你的风里颓响飘摇。
想到我的提醒了吗。
穿透我的白纸
就能看见
你那雪原灰兔的眼睛。

不能原谅那些人
萦绕住你
盘缠住你。
他们想从你集聚的
奕奕神态里
得到活着的挽救。

不要走过去。
不要走近讲坛。
不要把你所想的告诉别人。
语言什么也不能表达。

拉紧你的手
在你的手里我说:
除了我俩
没人想听别人的话。

由我珍藏你
一起绕开光荣
无声地
走过正在冻结的人群。

但是,那是谁的声音
正从空中袭来。

 

我看不见自己的光

晴好的一个早晨。
车轮和街都开始明亮。
我的床上是太阳味了。
我发现
我没有我自己的光。

没有自己的光
也同样明亮
你关上窗帘的时候
有时能发出魅人的红色。
靠在那里
我还是看不见我自己的光。

我叫你!两岁一样
叫你叫你。
叫你叫你叫你
你该能把它指出给我。

你的微笑
成了一株发暗的枯茅草。
我摇撼你
阻止这枯笑。
我要找到
走过去很远了的
幽深如穴的神色。

很久很漫长
车也没了。
太阳也累了。
我们从早至晚
陷落在灰暗藤椅上。
忽然
你像落叶一样飘忽。
向浩大的地面
你说:
我也看不见自己的光。

--1988.1 深圳

 

那样想,然后这样想

首要的是你不在。
首要的是没有人在。
家变得广阔
睡衣凤凰般华贵。

我像皇帝那样走来走去。

灯光在屋顶
叫得很响。
我是它高高在上的回声。
一百六十四天
没人打开我的门。
我自然而然地做了皇帝。

穿上睡衣
日日夜夜地走。
我说话
没有什么不停下来倾听。

灰尘累累衣袖变厚。
平凡的人
从来没有见过
这么多会走会动的尘土。
从市上买回来的东西
低垂下手
全部听凭于我这个
灰尘之帝。

报纸告诉我
外面永远是下雪的日子。
你再不能
二十岁般跳进来。
一百六十四天
你到人群中去挤。
变得比我还不伟大。
我干脆不想伟大。
这个世界无法清点所有房子
没人能寻找到我。

你不要回来
不要给我形容外面。
东方帝王
不必看世界
你让你的皇帝安息吧。

--1988年5月 深圳

 

不要帮我,让我自己乱

我的手
夜里睡鸟那样阖着
我的手
白天也睡鸟那样阖着
你走远又走近。
月亮在板凳上
对着你的门口微笑。
没有人知道
我站,我坐
都是一样的乱。

平凡的人急急路过窗口。
路上有
许多幸福鼠洞。
我看生命太繁忙。
睡鸟醒来。
树林告诉大家,树林很累。
鸟什么都看见了
鸟的方式
从来是乱语纷纷。
我的世界里
不停地碰落黑色芝麻。
没有泥土
只有活芝麻的水。
站得太近了。
世界连一天也看不见
我是一个自乱者。

让我向你以外微笑。
让我喜欢你
喜欢成一个平凡的女人。
让我安详盘坐于世
独自经历
一些细微的乱的时刻。

--1988.3

 

不认识的人就不想再认识了

到今天还不认识的人
就远远地敬着他。
三十年中
我的朋友和敌人都足够了。

行人一缕缕地经过
揣着简单明白的感情。
向东向西
他们都是无辜。
我要留出我的今后。
以我的方式
专心地去爱他们。

谁也不注视我。
行人不会看一眼我的表情
望着四面八方。
他们生来
就不是单独的一个
注定向东向西地走。

一个人掏出自己的心
扔进人群
实在太真实太幼稚。

从今以后
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我
比如我荡荡来荡去的
后一半生命。

--1988年8月 深圳

有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