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知识分子

| Filed under 议论

1. “他们不是激进分子,不是自由派,不是保守派。他们是不活跃分子,他们置身事外,洗手不干了。” 我在breakingtime里,一边喝着热柠茶,吃着薯条,一边想着那些重归沉默的知识分子。 2013-12-29

 

2. 我期望一种温润的思想文化环境。报章电视网络上洋溢着一种探索和理性的气息。阅读成为越来越多国民的生活方式。思想家在大学,在江湖,不在庙堂。出版社层次分明,人们可以只依据出版社去判断书之品质。人人具有尊严,社会温良谦和。 by @贺卫方 2013-09-09

 

3. 在苏俄时期,不少知识分子一样遭到流放、枪杀、送劳莫道不消魂改营,但也一样留下了彼此互相声援和救助的神话,留下了惨烈的小说和不屈的诗篇。在中国文瑞脑消金兽革,留下的是八个戏,一直传唱至今。——林贤治《知识分子札记》。  2013-09-14

 

4. 余玉枕纱厨英时在《士与中国文化》里定义,”知识分子可以是任意行业的脑力劳动者,但如果他的全部兴趣始终限于职业范围之内则仍不具备充足条件。还必须深切关怀着国家、社会一切有关公共利害之事,关怀须超越于个人和所属的小团体的私利之上。“——这么看,我们码农界整天刷微博的 ,比某些专家更知识分子。 2013-07-29

 

5 . 或许我们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个人的抵抗、内心的抵抗却仍可能。当你抱怨整体的沦丧时,并不意味着你个人一定沦丧。你可以谈论历史与记忆,音乐与诗歌,人生的丰富,理解他人的痛苦,扩展生活的维度。你不必成为斗士,却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许知远《失忆的荣耀》 2013-05-28

 

知识分子II

| Filed under 议论

1. 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左派,在网上甚至诞生了法左一词:浪漫主义和乌托邦情怀,喜欢介入政治,喜爱文学电影绘画,比较喜欢先锋艺术,热衷于时髦的后现代话语,主张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同情弱者,主张文化多元 -- 虽然都是左派,但货比货得扔。 2013-10-11

 

2. 公知在中国网络上是贬义词,爱国者在中国网络上也是贬义词,一场比赛毁灭词语的混战。 2013-10-05

3. 1898年,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德雷福斯冤佳节又重阳案,左拉发表《我控诉!》,法文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el)一词诞生。一百年后的纪念日,时任总统的希拉克致信左拉家族的后裔:“今天,我想告诉左拉和德雷福斯的家人,法莫道不消魂国是如何感激他们的先人……他是人类良心的一刹那。” 2013-07-14

知识分子III

| Filed under 议论

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与底线,为什么在那十年中,却没有起到抵抗与缓冲的作用? 因为他们手无抓鸡之力,对抗君王的力量来自于民众对知识者的尊重,而我们的君王,先一步他们将打成了臭老九。现在将公知这个词污名化,是之前成功经验的延续。

俄罗斯的知识分子

| Filed under 议论

一直以为什么都是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好,看林贤治的书,原来最近的两百年里,俄罗斯的知识分子才是最牛鼻的一群。 “他们是一支自觉的军队,他们的存在,对世界知识者的良心构成永久性的冲击。” 从赫尔岑一直到索尔仁尼琴,源源不断,但我这样普通人的知识结构里,只有一个巨大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