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写作-韩东,余怒们

那些没那么口语化的部分。

韩东

 

天气真好

天气真好
我走在街上
九月的阳光以及
万物
既美又浮华

美得过分、多余
空出了位置
就像和亲爱的死者
肩并着肩
和离去的生者
手挽着手

 

起雾了

起雾了,或者是烟尘
或者是雾和烟的混合物
没有谁惊讶于这一点

可以直视太阳,在灰白的云层中
像月亮一样飘动
没有谁惊讶于这一点

我的这个上午和其它的上午一样
我的昨天几乎等于明天
没有谁惊讶于这一点

即使是晴朗的日子我也看不清沿途的花和树
即使看清了,也记不住
即使记住了,也写不出

如果我不惊讶于这一点
就没有人惊讶于这一点

敷衍生活比敷衍一件事容易多了
应付世界也比应付一个人容易多了
增长了即时反应,丧失了全知全能

在一片弥漫的浓雾中我机警地躲避着来往的车辆
穿越这座城

--2009.10.30

 

余怒

剧情

你在干什么
我在守卫疯人院

你在干什么
我在守卫疯人院

你在干什么
我在守卫疯人院

我写诗,拔草,焚尸
数星星,化装,流泪

 

交换

十二岁时我与伙伴
交换彼此拥有的动物。他拿出
一只灰鸟,我拿出一只蜥蜴。它们分别带着
两个人的体温。
两个人性情不同,我爱打架而他爱
幻想。我父亲是一名水电工他父亲是一名
长号手,现在我还记得他,他曾说
“乐队里应该有动物”。
灰鸟和蜥蜴,都拴着线。我俩
冷静如助产妇,一个检查蜥蜴的性别
一个看鸟的牙齿。这可是
飞与爬的交换,我们很在乎。

--2007.4.20

 

苦海

我一生都在反对一个水泡

半夜凉初透裁者,阉人,音乐家
良医,情侣
鲜花贩子

我一生都在反对
水泡冒出水面

 

孤独时

孤独时我不喜欢使用语言。
一头熊和一只鹦鹉坐在
跷跷板的两头
跷跷板朝一头翘起。很多东西
没办法称量,我是熊你们是鹦鹉。
我是这头熊我不使用
你们的语言。
--2003.7.20

 

沈浩波

普照寺

鹫峰之下
有普照寺
山门紧闭
无人知晓
杂草丛生
石碑颓倒
树木古老
遍地清凉
斜刺而来的
军用铁道
将古寺截为两半
如今这铁道上
亦长满青草
坐在石阶上
灵魂陡然安静
我确实做不到
身居闹市
如处废庙

--2007.8.30

有关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艺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