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卡夫卡说过的话

| Filed under 文艺

我是一只很不像样的鸟,我是一只寒鸦。 (“卡夫卡”本意是“寒鸦”)

我像其他人一样会游泳,只是我的记性比别人好,就是忘不了以前的不会游泳。由于我不能忘记,会游泳对于我来说无济于事,到头来我还是不会游泳。

乌鸦们宣称,仅仅一只乌鸦就足以摧毁天空。这话无可置疑,但对天空来说它什么也无法证明,因为天空意味着:乌鸦的无能为力。

最强烈的光可以使世界解体。在弱的眼睛前面,世界会变得坚固;在更弱的眼睛前面它会长出拳头;在再弱一些的眼睛前面,它会恼羞成怒,并会把敢于注视它的人击得粉碎。

这是一个政治集会。奇怪的是,大多数大会都是在这个盖满马厩的场地上举行——在河岸旁。人的声音几乎无法从河流的咆哮中透露出来。尽管我就坐在码头护墙上,离演说者很近(他们在一个有方石砌成的四方形的台基上居高临下地讲话),但我听明白的很少。当然我早就知道他们要讲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而且大家意见都一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一致的场面了,我也完全赞同他们的意见,这事情太清楚了,不知道说过了多少遍,始终像第一天那么清楚。一致性和清晰性让人心中发闷,思考力被一致性和清晰性堵住了。有时我宁可只去听河流的声音,别的什么也不要听。


附录:其实是在季风书园翻的书。

去上海拜码头,周末是这样过的。

第一天,上海,天阴阴的,新天地,静安别墅,和平饭店,季风书园,复兴西路,一路乱走,无可无不可。

一个自律的football player,路过窗台时会忍不住压压腿.....


第二天,苏州,在猫空买了手绘地图,两个人摇身一变,假装文艺青年,在山塘街,平江路还有它们之间暴走了七个小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