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北大早逝的诗人--海子、骆一禾、戈麦

| Filed under 文艺

海子,海子,海子,大部分人,现在能想起的一句现代诗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吧。 还活着的,不会被记住,逝去的,更早的遗忘。

海子,1989年3月26 山海关,25岁;骆一禾,1989年5月31,28岁;戈麦,1991年9月24 北京西郊万泉河,24岁。

海子

1964年安徽安庆,原名查海生,海子诗全编

门关户闭

门关户闭
诗歌的乞讨人
一只布口袋
装满女儿的三顿剩饭
坐在树底下
洗着几代人的脏袜子
我就是那女儿
农民的女儿
中国农民的女儿
波兰农民的女儿
洗着几代人的袜子
等着冰融雪化

在所有的人中
只有我粗笨
善良的只有我
熟悉这些身边的木头
瓦片和一代代
诚实的婚姻

--1986

 

死亡之诗(之一)

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
你可知道。这是一片埋葬老虎的土地

正当水面上渡过一只火红的老虎
你的笑声使河流漂浮
的老虎
断了两根骨头
正当这条河流开始在存有笑声的黑夜里结冰
断腿的老虎顺流而下,来到我的
窗前。

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
被一种笑声笑断两截

 

给托尔斯泰

我想起你如一位俄半夜凉初透国农妇暴跳如雷
补一只旧鞋的

时时停顿
这手掌混同于
兵士的臭脚、马肉和盐
你的灰色头颅一闪而过
教堂的裸麦中央
北方流注的河流马的脾气暴跳如雷
胸膛上面排排旧俄的栅栏暴跳如雷
低矮的天空、灯火和农妇暴跳如雷

吹灭云朵
吹灭火焰
吹灭灯盏
吹灭一切妓女
和善良女人的
嘴唇

你可以耕地,补补旧鞋
你可以爱他人,读读福音书
我记得陈旧的河谷端坐老人
端坐暴跳如雷的老人

--1985.12草摘, 1986.12修改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1986

 

两座村庄

和平与情欲的村庄
诗的村庄
村庄母亲昙花一现
村庄母亲帘卷西风美丽绝伦

五月的麦地上 天鹅的村庄
沉默孤独的村庄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这就是普希金和我 诞生的地方

风吹在村庄
风吹在海子的村庄
风吹在村庄的风上
有一阵新鲜有一阵久远

北方星光照耀南国星座
村庄母亲怀中的普希金和我
闺女和鱼群的诗人 安睡在雨滴中
是雨滴就会死亡!

夜里风大 听风吹在村庄
村庄静坐 象黑漆漆的财宝
两座村庄隔河而睡
海子的村庄睡的更沉

--1987.2草稿,1987.5改

 

五月的麦地

全世界的兄弟们
要在麦地里拥抱
东方,南方,北方和西方
麦地里的四兄弟,好兄弟
回顾往昔
背诵各自的诗歌
要在麦地里拥抱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里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

---1987.5

 

给伦敦

马克思、维特根施坦
两个人,来到伦敦
一前一后,来到这个大雾弥漫的
岛国之城
一个宏伟的人,一个简洁的人
同样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和激进
同样的一生清贫
却带有同样一种摧毁性的笑容
内心虚无
内心贫困
在货币和语言中出卖一生
这还不是人类的一切啊!
石头,石头,卖了石头买石头
卖了石头换来石头
卖了石头还有石头
        石头还是石头,人类还是人类

 

夜色

在夜色中
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1988.2.28.夜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1988年7月25日,火车经德令哈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全部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989.1.13

 

黑夜的献诗

        --献给黑夜的女儿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内部上升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
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
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
留在地里的人,埋得很深

草杈闪闪发亮,稻草堆在火上
稻谷堆在黑暗的谷仓
谷仓中太黑暗,太寂静,太丰收
也太荒凉,我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
从黄昏飞入黑夜
黑夜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走在路上
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岗
上面是无边的天空

--1989.2.2

 

太平洋上的贾宝玉

贾宝玉 太平洋上的贾宝玉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贾宝玉坐在粮食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
坐在食物和酒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你口含宝石
只有这些美好的少女,美好而破碎的世界,旧世界
只有茫茫太平洋上这些美好的少女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从山顶洞到贾宝玉用尽了多少火和雨

--1989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究竟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一个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户
他们把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的繁殖
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1989.3.14 凌晨3点-4点,海子的最后一首诗。

 

骆一禾

1961年北京。

先锋

世界说需要燃烧
他燃烧着
象导火的绒绳
生命对于人只有一次
当然不会有
凤凰的再生……

在春天到来的时候
他就是长空下
最后一场雪……
明日里
就有那大树的常青
母亲般夏日的雨声

我们一定要安详地
对心爱的谈起爱
我们一定要从容地
向光荣者说到光荣

--1982

 

辽阔胸怀

人生    雷刑击打的山阳,那途程上
一个人成长
          另一个人退下如消逝的光芒
人生有许多事情妨碍人之博大
又使人对生活感恩。
在阴暗里计算的力量来到光明,多么恼恨。
谁不能长驻辽阔胸怀
如黄钟大吕,巍峨的塔顶
火光终将熄灭,只剩下洞中毒气
使穷兄弟发疯

在林中眺望河口与河面
一条鱼,一群裸身渡河的人,一匹矫健的
无鞍马,正在阳光下闪烁
并不在心中阴暗

--1987.10.10

 

壮烈风景

星座闪闪发光
棋局和长空在苍天底下放慢
只见心脏,只见青花
稻麦。这是使我们消失的事物
书在北方写满事物
写满旋风内外
从北极星辰的台阶而下
到天文馆,直下人间
这壮烈风景的四周是天体
图本和阴暗的人皮
而太阳上升
太阳作巨大的搬运
最后来临的晨曦让我们看不见了
让我们进入滚滚的火海

--1989.5.11

 

灿烂平息

这一年春天的雷暴
不会将我们轻轻放过
天堂四周万物生长,天堂也在生长
松林茂密
生长密不可分
留下天堂,秋天肃杀,今年让庄稼挥霍在土地
            我不收割
留下天堂,身临其境
秋天歌唱,满脸是家乡灯火:
这一年春天的雷暴不会将我们轻轻放过

 

天路

我在一条天路上走着我自己

一万年太久——
在天路上,不断侵入骨髓的
只有这一句铭文
花冈石里的手臂,比泥炭更颤抖
近于黑暗:
“余于天路上见到吐露刚砂的页岩”
天路漫长,时代全是影子
诸世纪滚滚射来
诸世纪死而地分
在天路上和光线一样眩目
与人声完全失去
照出步伐、蜗牛的汗迹和奔走的双眼
萤石和绿辉岩的反射中
自己的眼睛一一可见
闪长岩和闪长岩    闪长岩
在光亮的骨骼里吞进黑暗
将一生绿光四面合围
天路在其中有如刀光凛冽
使头盔变暗    雪中落血
一线发青的石垒在虚空中迤逦
抚摸颤抖的泥炭
在这充满了石头的天路上触到颤抖的事物
从心中经过,我感到天路的艰难
万象纷呈,鲜花凋谢
充满无数镜子和旋梯的细节大如深渊
使后人失真,前人用尽
这空中的废原持续了数以千年
那火花的空旷,那岁月我
回答一首古颂歌
“最热烈的人滚滚消逝”

霞光万道,由衷的事物一一出来,唇齿相依
我看见盛大的晨曦一次喷薄
盖上了耶路撒冷    昆仑山脉和被动的事物
我看见大自然滚滚的胸口
白浪滔天
打开熹微的车辆和歌唱的甲板

--选自长诗《世界的血 -- 第五章 世界之二:本生生命》
 

戈麦

1967年黑龙江。
 

我要顶住世人的咒骂

我要顶住世人的咒骂。面对血,
走向武器。面对每一桩行走的事业,
去制造另一个用意。我要站在
所有列队者的面前,反对每一穗麦子,
每一张绷紧的弓,每一块发光的土地。

你们的咒骂像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
第一扇灰蒙蒙的窗子和最后一道街衢。
像空气包围着一望无际的天宇,
而我活在其中,被训导,被领教,
那么现在,我绝不将一毫米的状况持续。

人类呵,我要彻底站在你的反面,
像一块尖锐的顽石,大喊一千次,
不再理会活的东西。每一件史册中的业绩,
每一条词,每一折扇,每一份生的诺许。
每一刻盲从的恶果,每一介字据。

你们每一次向我伸出的无血的手呵,
我能彻底忘记。每一座辉煌的星辰,
都已成为昏暗的天气里发硬的雨滴。
每一寸埃土,每一根草棘,每一首乐曲,
都将变成我沉陷的路上必不可少的道具。

人呵,我为什么会是你们中的一个?
而不是一把滴血的刀,一条埋没人世的河流,
为什么我只是一具为言语击败的肌体?
而不是一排指向否定的未来的标记,
不是一组危险的剧幕,一盘装散了的沙子。

 

金缕玉衣

今日,看到你我灭的青光,我浊泪涟涟
夏日如烧,秋日如醉
而我将故去
将退踞到世间最黑暗的年代
固步自封,举目无望
我将沉入那最深的海底
波涛阵阵,秋风送爽

我将成为众尸之中最年轻的一个
但不会是众尸之王
不会在地狱的王位上怀抑上千的儿女
我将成为地狱的火山
回忆着短暂的一生和漫长的遗憾
我将成为鹿,或指鹿为马
将谎话重复千遍,变作真理
我将成为树木,直插苍穹

而你将怀抑我光辉的骨骼
像大海怀抑熟睡的婴孩
花朵怀抱村庄
是春天,沧浪之水,是夙愿
是我的风烛残年

 

死后看不见阳光的人

死后看不见阳光的人 是不幸的人
他们是一队白袍的天使被摘光了脑袋
抑郁地在修道院的小径山个回来走动
并小声合唱 这种声音能够抵达
塔檐下乌鸦们针眼大小的耳朵

那些在道路上梦见粪便的黑羊
能够看见发丛般浓密的白杨 而我作为
一条丑恶的鞭子
抽打着这些抵咒死亡的意象
那便是一面旗 它作为黑暗而飞舞

死后 谁还能再看见阳光 生命
作为庄严的替代物 它已等待很久
名眸填满褐色羊毛
可以成为一片夜晚的星光
我们在死后看不到熔岩内溅出的火花

死后我们不能够梦见梦见诗歌的人
这仿佛是一个魔瓶乖巧的入口
飞旋的昆虫和对半裂开的种子
都能够使我们梦见诗 而诗歌中
晦暗的文字 就是死后看不见阳光的人们

--1990.7.12

 

佛光

扶正良知,信仰像一支光的影子拉长
尘世、珍珠和少女堆在半个天上
像一座光的乳房。航路已如此清晰
因陀罗的席子悬浮于渊海之上

云像一只锋利的舌头,托住神龟的脚趾
白鹤的翅静得像一阵风,擦过有耳的岩石
另一种云是柏树中的云,在河蚌的腰部穿梭
那些薄壳之间的牙缝透出经卷上文字的光芒

一座多孔的象牙塔,它的基座维持了多久
风在拾级而上,松柏苍翠得仿佛拔地而出
世界的屋脊能有多宽,小得像脑子里的胎记
一个僧侣坚持了多久,阳光普照雪山之上

桔子的光,鸽子胸脯的光,贵胄的光
强大的烛火在幔纱后节日的舞宴上聚焦
佛的手掌,它平铺成一条天路
天路之上,众生仰望光辉的释

云海之下慧雨空濛,云海之上万里晴空
那是晴朗的云海,一万里的光
最大的光,在云海之上,最大的光环
像牟尼的头,像它的美,它的丰仪

--1991.8,手打

 

有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