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的年华

江南白衣,公众号:春天的旁边

知识分子的诗 V--陈东东们

| Filed under 文艺

其他一些知识分子特征比较明显的诗人,但只顺着我自己的喜好随便选,结果选的诗好像不是他们的代表作。

 

桑克

 

听一个人费力地说话

我不是一个人……他嘟囔着。
我觉得他脑子里有虫子,至少是一湖
沸腾的春水。他又嘟囔:
我的伴儿不过是些影子……

我刚读完卡夫卡……他以为我不信
把书从皮包里掏出来。我信
他说我头发上有阳光的时候
我就知道:为什么我只配写散文。

爆炸……雨……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恐慌,雨有雨伞对付,而爆炸
我不知道,我仿佛有办法地拍拍他的窄肩。

自由……我没有注意他说什么
当他故意用卷舌音重复一遍,我才发现
这个词汇的亮度,仿佛暗夜之星。

--2001.5.19 23:54

 

夜歌

每天早晨,我都会死去。
每天午夜,我都会复活。
这时的霁虹桥,也和早晨不同。
这时的小教堂,也和早晨迥异。
我指的不仅是它的形式,
也有它丰富而深邃的内容。
我活过来,眼珠狡黠地一转。
我活过来,脚尖轻弹,在空中相互敲击。
霁虹桥,一会儿一无所有,一会儿充满亡魂。
而小教堂,一会儿生出小树,一会儿生出玫瑰。
我在街上独舞。
第一遍鸡叫,或者Morning Call,我就死去。
决不迟疑,死去——等着再次复活。
  死是容易的,复活也是。
--2004.8.8

 

哈尔滨

夏天短暂,打个盹就殁,
而冬天过长,犹如厌倦的一生。
洋房渐渐减少,拆了一些;
而没拆的,也是虚有其表。
落叶也渐少,和树木战争有关,
顺便减掉一些人
在落叶之中散步。
“剪掉他们该死的趣味和情调!”

--2005.6.12

 

陈东东

点灯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
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
一盏高举在山上的灯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
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里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
语言

--1985

 

一百单八将

松风横扫

东京城外白色的汴河
在梦中拍打

芦苇,月光
平底船里藏满了朴刀

天亮以前
你从村后的酒店出来
裹着那条青头巾

打什么紧,你
说,打什么鸟紧

--1981

 

买回一本有关六朝文人的书

从城市坡道上步行回家
我的手触摸到松树树梢
在寒冷的夜晚树梢会
弯曲,成为黑暗
让星辰照耀

不必俯身,我可以看清楚石头的居所
河流在暗影里像一柄斧子

我经过天文台的半圆形山丘
迎面进入了冬天的太阳
嵇康的飞翔之态
左思对刺客的吟咏
他们的悲凉远胜于我

澄澈的中午也看见星辰
人死了多年
水依旧明亮

--1986

 

西渡

 

殛鲧于野
毙纣于摘星楼

替天行道
惩恶而不扬善

你是一道界限
鹰也不能越过

使狂妄的人有所敬畏
使谦逊的人心怀感激

 

歌谣

语言依旧
在歌曲中居住
的地方,社长的两个儿子
从鱼腹中回来,鹿匹
短褂、银色的枪
走在
玉米地中央

月亮依旧
在歌曲中居住
的地方,社长的两个女儿
从桑中回来,豆芽
耳环、白葡萄颈圈
走在
谷地中央

爱情依旧
在歌曲中居住
的地方,社长的一对儿女
从谷仓回来,玉米
戒指,手搭住彼此的肩
走在大水中央

--2000.8.10
 

残冬里的自画像

人须有相反的心境
才会懂得怎样开始一种生活
不能设想冬天灰白的马路上
飞落一只燕子,让匆匆赶路上班的人们
当作奇迹围观。动物园里人迹杳然
而悲伤作为一种情景,在我们身体里最幽暗的部位
正和外面暮色里降雪的氛围相吻合

一切还不曾开始
这是一个前提,它使怀念的企图成为
对自身的一种嘲弄。正如威廉斯所说
开始可以肯定也就是结束,因此
困难的是我们要怎样献身给生活
结束是不可能的。你无法像死者所干的那样
在一钞种内把一生彻底抛出去

还会有什么呢?今晚最后一次天气预报
明天小雨加雪,偏北风三到四级
事物的来临总是如此艰难
一群饥饿的黑鸦盘旋上秃树的枝头,在那里
它的秃尾被残冬料峭的末端牢牢粘住,而仲夏的
洪水
在寒风中继续搜寻它的牺牲品。

一只被早早放起的风筝
此刻倒垂在故宫的红墙上,证实一种猜想
开始是不可能的。第一场雨落下
这时候将会有丁香细碎的绿色
挣破苍白的芽苞,屋檐下
我们看到一树梅花悄然独放。
但开始仍然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内心里
一种即将复活的希望开始被淫雨淋着
 

张曙光

 

最后的界石

它也许预示着更为广阔的风景。
但此刻它是所有目光的终结。
我热爱的古典主义,即将收拢的光线
水井和轱辘。粗糙而湿润的树皮。
当一切沉入不可知的黑暗,要是你说
在平原尽头的夕阳里
站立着最后一棵苹果树
我并不会感到惊异。
 

失语症

我无法说出想说的话。
事实上我无话想说。
像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
我喃喃地念着一个个词:天空,
大地,树木,和果实。
而楼下的孩子,每天
都在用笨拙的手指,在钢琴上
反复地弹奏一个枯燥的乐句。

在我和你之间,在我和世界之间,
仿佛有一堵墙。甚至空气
也被阻隔了。但它仍然
在那里,我是说世界。
隔开我们的是一道
透明的玻璃。自从
有了这扇玻璃,我们
才真的懂得了观赏。

人们每天都在进进出出,
用一种我无法理解的
方式生活。而我只是
满足对风景的欣赏,对于我
这就足够了。因为我
并不想表述什么:我不是
存在本身,也不是风景,
而只是一条吐着水泡的鱼。

--2001.11.25
 

哲学研究

这一切总得有人去做,譬如 --
他说,他总是在说 -- 去看一场电影
挤公共汽车或去厕所
在昏暗的街角幽会,当天色变暗
总有人说将要下雨或落雪
或者夜晚降临 --
关好阳台的窗门,然后读着
一本色情或侦探小说
是的,这一切总得有人去做
重复着,像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徒的祷告
或小学生每日温习的功课
因为 -- 他说,并总是在说
这就是生活

我度过了多么美好的一生

有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