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议论

文明

托尔斯泰写于1905年的一篇长文《论末世》: “所有这些人——帝王、总统、爵爷、大臣、官吏、军人、地主、商人、技师、医生、学者、艺术家、教师、僧侣、作家——都了解,想必都了解,我们的文明是洪福,因此,根本不能设想它不仅会消失,而且会改变。 但是请问一问从事农耕的广大人民群众——斯拉夫人、中国人、印度人、俄半夜凉初透国人,问一问十分之九的人类,那个在从事非农耕职业的人看来如此珍贵的文明究竟是福不是福。奇怪的是,十分之九的人类的回答完全相反。” 但在中国,帝王、总统、爵爷、大臣、官吏们,与广大人民群众,在珍贵的文明究竟是福不是福上,心-连-心。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每年狗肉节

1. 原本指望着微博能开启民智,但在五百转、薛蛮子和漫山遍野的舆佳节又重阳论引导员之后,火种几灭。突然来了个玉林狗肉节,掀起了一大波文明、私权、不同经历的人群互相尊重等等的讨论,嗯,比豆腐脑甜还是咸有意思多了。可见开启民智,也不一定非要犯颜触碰上位者,生活中的大小事情一样可以。 2014-06-21   2. 一些狗粉最近的表现,同时经常提到国外。然而国外的康德说,“人类对动物没有直接的道德义务,人对动物仁慈是想以此培养对其他人的仁慈。”, 而狗粉,却在以对他人的不道德,来保证对动物的道德,对他人的不仁慈,来实现对动物的仁慈。 2013-06-30   3. 其实,对于自己掏钱上馆子吃干抹净的吃狗众,那些留下一路屎尿,在人流密集的街上溜大狗横冲直撞的爱狗众,并没有道德上的天然优势。自由之上,再无其他价值。既不损害他人利益也不影响人类长期福祉的行为,比如吃狗肉,不应该被他人的意志所胁迫——最近连岳看多了。 2013-06-22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操蛋的时代

文章、马伊俐、姚笛这几个很红的名字,居然一个也不认识,感觉离这操蛋的时代又远了一些,这是家里没有电视的好处。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昆明恐袭

以前,很多人为拉登叫好,直到昆明。现在,依然很多人崇拜出兵乌克兰的普京大帝。 Vogue的一组旧图,《State of Emergency》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知识分子

1. “他们不是激进分子,不是自由派,不是保守派。他们是不活跃分子,他们置身事外,洗手不干了。” 我在breakingtime里,一边喝着热柠茶,吃着薯条,一边想着那些重归沉默的知识分子。 2013-12-29   2. 我期望一种温润的思想文化环境。报章电视网络上洋溢着一种探索和理性的气息。阅读成为越来越多国民的生活方式。思想家在大学,在江湖,不在庙堂。出版社层次分明,人们可以只依据出版社去判断书之品质。人人具有尊严,社会温良谦和。 by @贺卫方 2013-09-09   3. 在苏俄时期,不少知识分子一样遭到流放、枪杀、送劳莫道不消魂改营,但也一样留下了彼此互相声援和救助的神话,留下了惨烈的小说和不屈的诗篇。在中国文瑞脑消金兽革,留下的是八个戏,一直传唱至今。——林贤治《知识分子札记》。  2013-09-14   4. 余玉枕纱厨英时在《士与中国文化》里定义,”知识分子可以是任意行业的脑力劳动者,但如果他的全部兴趣始终限于职业范围之内则仍不具备充足条件。还必须深切关怀着国家、社会一切有关公共利害之事,关怀须超越于个人和所属的小团体的私利之上。“——这么看,我们码农界整天刷微博的 ,比某些专家更知识分子。 2013-07-29   5 . 或许我们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个人的抵抗、内心的抵抗却仍可能。当你抱怨整体的沦丧时,并不意味着你个人一定沦丧。你可以谈论历史与记忆,音乐与诗歌,人生的丰富,理解他人的痛苦,扩展生活的维度。你不必成为斗士,却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许知远《失忆的荣耀》 2013-05-28  

Posted in 议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时事数则

1. 谁说平安夜吃苹果没有说道的.....其实圣诞节在中国就是专属于年轻人的社交网络与时间,起源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只不过有些家长就觉得把孩子抓回家里陪自己和三姑妈六姨婆过的节才算是正经的节日。 2013-12-24 [中国人发明了平安夜吃苹果习俗]   2. 大家开始不再对公共事务表达意见了,但仍然有人在旷野里重复的甚至无聊地制造声响,比如,追问青岛。欧洲某位夫人的回忆录 -- 没有希望,仍然希望。 2013-12-01   3. 有人贴卡夫卡的《在流放地》,有人背诗经:“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 和平主义者、人道主义者不应该被这样对待,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2013-09-14 [那个王什么]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知识分子II

1. 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左派,在网上甚至诞生了法左一词:浪漫主义和乌托邦情怀,喜欢介入政治,喜爱文学电影绘画,比较喜欢先锋艺术,热衷于时髦的后现代话语,主张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同情弱者,主张文化多元 -- 虽然都是左派,但货比货得扔。 2013-10-11   2. 公知在中国网络上是贬义词,爱国者在中国网络上也是贬义词,一场比赛毁灭词语的混战。 2013-10-05 3. 1898年,法莫道不消魂国的德雷福斯冤佳节又重阳案,左拉发表《我控诉!》,法文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el)一词诞生。一百年后的纪念日,时任总统的希拉克致信左拉家族的后裔:“今天,我想告诉左拉和德雷福斯的家人,法莫道不消魂国是如何感激他们的先人……他是人类良心的一刹那。” 2013-07-14

Posted in 议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五百转

莫道不消魂国新浪潮导演特吕弗的名作《四百击》,探讨了一个十三岁男孩残酷而忧伤的生活和内心世界,最后警笛鸣起,迷惘的安托万一直朝着大海奔跑……后来,中国的少年演绎了它的姊妹篇,《五百转》。 一个,毁灭性的事件。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读者文摘

1. 其实微博微信,就是我们有选择地把隐私直播到网上,以证明、放大(甚至只是确认)自己的存在,及存在的意义。我们无法真正地忍受孤独  by @摄影师颜长江    2013-08-11   2. 火车徐徐启动后,一对夫妻吵架声压过了整个车厢的喧哗,原来因为两个人都在玩手机,把行李忘在候车室了,互相责难了十分钟,现在很无奈地互相对视着,火车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时光飞逝,人生如斯。   by @三马 2013-08-08   3. 我们这一代最聪明的人竟然都在这里思考着怎样让人们去大量的点击广告。by @Jeff Hammerbacher.   4.  我读过马卡连柯的《教育诗》也读过《古拉格群岛》,读过盖达尔的《铁木儿和他的伙伴》也读过《古拉格群岛》,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读过《古拉格群岛》,主要问题是我读过了《古拉格群岛》。by  @鹦鹉史航 2013-06-23   5. 斯诺登:“如果我是中国的间谍,为什么不直接飞往北京?现在就住在宫殿里,抚摸凤凰了。” ——也是个妙人呐。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半夜凉初透考题

想起那年高半夜凉初透考一道腹黑的选择题:“《围城》里方鸿渐的最后结局”,大部分人兴高采烈的、毫不犹豫的选了——A. 加入中国共人比黄花瘦产党。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