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15

卡夫卡说过的话

我是一只很不像样的鸟,我是一只寒鸦。 (“卡夫卡”本意是“寒鸦”)

我像其他人一样会游泳,只是我的记性比别人好,就是忘不了以前的不会游泳。由于我不能忘记,会游泳对于我来说无济于事,到头来我还是不会游泳。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艺 | 1 Comment

上班一周

终于安顿下来,过上每天有人发工资给自己看代码、学知识的蜜月期。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工作 | 1 Comment

专访唯品会架构师肖桦:做编码的架构师

给CSDN的Java 20周年专题写的采访稿,http://www.csdn.net/article/2015-05-19/2824712-Java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技术 | Tagged | 6 Comments

爱立信广研十周年

今晚爱立信广研十周年,而我明天就要离开。 深夜repeat 万能青年旅店的《秦皇岛》,更贴近深夜的心情。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时刻 照亮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 孤独的海怪 痛苦之王 开始厌倦 深海的光 停滞的海浪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 横渡海峡 年轻的人 看着他们 为了彼岸 骄傲地 骄傲地 灭亡   爱立信,许多年前,三个听风的少年,今晚最经典的照片:

Posted in 工作 | 4 Comments

Flickr前端工程师的情怀

查看Flickr首页的源代码时被小小感动了: 在这什么都要合并、压缩、CDN,大家恨不得一个字节当两个字节用的时候,Flickr还继续在每页的Header里玩这么长一段,只能用情怀来解释了。 仔细看还藏着招聘广告,翻页面源码的都是工程师,正好是招聘对象。(全文完)

Posted in 技术 | 2 Comments

从Apache Kafka 重温文件高效读写

卡夫卡说:不要害怕文件系统。


它就那么简简单单地用顺序写的普通文件,借力于Linux内核的Page Cache,不(显式)用内存,胜用内存,完全没有别家那样要同时维护内存中数据、持久化数据的烦恼——只要内存足够,生产者与消费者的速度也没有差上太多,读写便都发生在Page Cache中,完全没有同步的磁盘访问。



这里就借着Apache Kafka的由头,将Page Cache层与IO调度层重温一遍。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技术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