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13

马年了?

掠过所有烂俗的”马上....” ,Michael这幅Godiva夫人最好。 其实,一月一号也不是马年。  

Posted in 日常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生活绝不是一排对称置放的灯

“生活绝不是一排对称置放的灯,生活是一个闪亮的光环,是一个自我们的意识产生直至消亡为止始终包围着我们的半透明的外壳。” -- 伍尔芙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如何科学养和尚

@城堡: 如来叫道:“阿傩、伽叶,你两个引他四众,到珍楼之下,先将斋食待他。斋罢,开了宝阁,将我那三藏经中三十五部之内,各检力学、电磁、热力、相对、量子几卷与他,教他传流东土,永注洪恩。” @田不野:据说又有一位中科院计算所的加盟北京龙泉寺,那你知道龙泉寺的科研实力有多强吗?部分摘录如下:贤威法师,龙泉寺管理委员会秘书,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龙泉寺管委会的五位成员之一,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柳智宇,龙泉寺居士,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北大数学系。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知识分子

1. “他们不是激进分子,不是自由派,不是保守派。他们是不活跃分子,他们置身事外,洗手不干了。” 我在breakingtime里,一边喝着热柠茶,吃着薯条,一边想着那些重归沉默的知识分子。 2013-12-29   2. 我期望一种温润的思想文化环境。报章电视网络上洋溢着一种探索和理性的气息。阅读成为越来越多国民的生活方式。思想家在大学,在江湖,不在庙堂。出版社层次分明,人们可以只依据出版社去判断书之品质。人人具有尊严,社会温良谦和。 by @贺卫方 2013-09-09   3. 在苏俄时期,不少知识分子一样遭到流放、枪杀、送劳莫道不消魂改营,但也一样留下了彼此互相声援和救助的神话,留下了惨烈的小说和不屈的诗篇。在中国文瑞脑消金兽革,留下的是八个戏,一直传唱至今。——林贤治《知识分子札记》。  2013-09-14   4. 余玉枕纱厨英时在《士与中国文化》里定义,”知识分子可以是任意行业的脑力劳动者,但如果他的全部兴趣始终限于职业范围之内则仍不具备充足条件。还必须深切关怀着国家、社会一切有关公共利害之事,关怀须超越于个人和所属的小团体的私利之上。“——这么看,我们码农界整天刷微博的 ,比某些专家更知识分子。 2013-07-29   5 . 或许我们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个人的抵抗、内心的抵抗却仍可能。当你抱怨整体的沦丧时,并不意味着你个人一定沦丧。你可以谈论历史与记忆,音乐与诗歌,人生的丰富,理解他人的痛苦,扩展生活的维度。你不必成为斗士,却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许知远《失忆的荣耀》 2013-05-28  

Posted in 议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圣诞节

在高大上公司上班,今天就可以四处闲逛晒太阳,下一次晒extra假期的机会要到复活节了。

Posted in 日常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时事数则

1. 谁说平安夜吃苹果没有说道的.....其实圣诞节在中国就是专属于年轻人的社交网络与时间,起源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只不过有些家长就觉得把孩子抓回家里陪自己和三姑妈六姨婆过的节才算是正经的节日。 2013-12-24 [中国人发明了平安夜吃苹果习俗]   2. 大家开始不再对公共事务表达意见了,但仍然有人在旷野里重复的甚至无聊地制造声响,比如,追问青岛。欧洲某位夫人的回忆录 -- 没有希望,仍然希望。 2013-12-01   3. 有人贴卡夫卡的《在流放地》,有人背诗经:“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 和平主义者、人道主义者不应该被这样对待,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2013-09-14 [那个王什么]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无用》

贾樟柯六年前的纪有暗香盈袖录片《无用》上映了,我们看的是导演见面场,在第五排最左还是第十一排中央犹豫的时候,机智的售票员问,"你们是看电影还是看导演?" 结果导演又好看,又平实,又深刻。     入镜了,机智的夫人因为看出了片里唯一摆拍的地方,拿到了导演签名的海报,笑魇如花。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技术数则

1. Spring 4.0的Release Notes里又提到了micro-service architecture,使用嵌入式的Jetty/Tomcat,打包成一个可执行的Jar。这样做对测试,部署,扩展都有莫大好处,各式轻重Container本来就不该是Java应用的唯一选择,但Java界却被狠狠坑了这么多年。  2013-12-14   2. 这几天看Scala,在大家厌倦了Java vs Ruby, OO vs 函数式编程的讨论,继续各行各素的时候,Scala神奇的将三者融合在了一起——只是,这样将三样各异的东西先凑在一起塞给你,用了再慢慢培养感情的做法真的好么?2013-12-12   3. 这两天做服务限流保护,虽然闭上眼用Google Guava里的RateLimiter就可以了,但因为蛋痛较真的客户,只好将那个Leaky Bucket--漏桶算法也给整明白了,又习惯性的写了份wiki 4. @姜宁willem 说,Fuse被RedHat收购后,之前和JBoss的HornetQ打了无数嘴仗的ActiveMQ,6.0版将基于HornetQ,目前代码还在有条不紊的移植中......好消息是两个MQ团队合并后规模壮大了,坏消息自己脑补......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Clean Code 与 Clean Coder

1. Team里开读书会,诸位教友一起重读了@_韩磊_ 那本译得文艺腔十足的《Clean Code》。当你来到一个开始腐烂的项目,除了埋怨ex,紧要是记住美国童子军的一条军规:“让营地比你来时更干净。” ,凡是你接手维护过的模块,都应该比它之前干净。 2013-11-14 2. 戴着耳机敲键盘是程序员的标准形象之一,但就像《The Clean Coder》里说的:我过去习惯边听音乐边写代码,那时我以为这样有助于集中精力,但是我错了——或许大家的耳机里并没有在意的声音,只是为了把自己与周围的人群间隔开来,可以面无表情的思考或击打键盘。 2013-11-28 3. 《The Clean Coder》里说,如果项目紧就放弃单元测试,说明你的内心深处其实并不相信TDD对按时按质的编码有帮助。又如果,你还是咬牙写了一部分的用例,那你的内心深处另一部分用例只是用来凑覆盖率的,就算项目不忙也别写它们。 2013-12-03 4. 编码界流传的一条谚语,“函数的长度不要超过一个屏幕”。但很少人留意,这句话传出来时,VT100屏幕只有24行,80列 --《Clean Code》 2013-12-05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麓湖

爱立信文艺小分队在昨天的不同时候,都去了麓湖,有两个还登了楼。 面对堵在眼前的,因为珠江新城的新楼崛起而变得参差的城市天际线,诗都是现成的: "那些云层下的地貌和村庄 在这满目秋光中,虽然苍茫如画,却也自古如此 又有什么好看?一层危楼 也不会使千里之地在眼前如锦铺展。"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