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13

半夜凉初透考题

想起那年高半夜凉初透考一道腹黑的选择题:“《围城》里方鸿渐的最后结局”,大部分人兴高采烈的、毫不犹豫的选了——A. 加入中国共人比黄花瘦产党。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土耳其,站立,阅读

土耳其:以静静的站立和静静的阅读,来,抵抗。——暴力的示薄雾浓云愁永昼威已被禁止,只剩静立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也许站着太无聊了,大家开始看书。照片里,三个人在看《1984》,一个看《变形记》,一个看《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Posted in 议论 | Leave a comment

关于我

又看到几年前的这段极为中肯的评价:“江南白衣在技术是一个天才人物,他好学,而且学得很快,并且文彩很不错,又具有开源精神,是愿意做事,又能做事的人……由于有了江南的存在,SpringSide称得上最具有偶像潜质的团队。”

如果能自动忽略后面评论里铺天盖地的狂喷就更好了。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琶洲创意音乐节

1. 创意生活音乐节, 文娱委员@杰夫朱 一手操办的音乐节team building,@数码减肥茶 带的五人量的春游午餐,@LeoLiang_艳阳天 负责专业摄影, 老婆回来说,你们爱记的同事氛围真好,像学生时代那样单纯不俗气,同学一样。 2. 文艺小清新如何变老——他们开始越来越多使用独立、人性、知识分子、民瑞脑消金兽主、自由这些词语,而且表现死硬,开始关心社会和历史,开始对那些贴近大地但明显不优雅的作品表示欣赏,比如苏阳、痛仰。但又,不会丢掉当初单纯直接的审美。 3. 大家排排坐在折叠胶椅上,如果谁站起来,保安就会向他怒视。惘闻,牛逼!! 黄贯中,牛逼!!!与非门和朱靖,呃,长腿~~~第一次听到后摇的现场,惘闻的音墙如海啸,层次感比虾米上听丰富许多,闭上眼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4. 不过万恶的@创意生活节 保安,将深圳迷笛上的女神朱婧,逼成了今天的没特点没灵魂,明显的不在状态。 5. 黄贯中的《年少无知》:“年少多好,顽劣多好,不甘安于封建制度里,迷信上街真理会达到。旗帜高举,群众声讨,不惜牺牲一切去上诉,权贵的想法太俗套。 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只可惜生命是必须妥协……”,我还期望昨天能听到这首,多傻啊。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2013年度中国优秀开源项目(CSDN)

CSDN投票最后一天,SpringSide的形势依然鸡鸡可危,摇摇欲坠。最后一次求票,地址:https://code.csdn.net/2013OSSurvey/gitop/codevote/vote_num

Posted in 技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Intellij

好些临机擅变杀伐果断的同事,已经把Eclipse换成了Intellij的免费版。 因为SpringSide,Jetbrains送了个专供给开源项目参与者的商业版免费License。这是真正的福利,做开源的同学记得去领,可省下了两百美刀。 (Caption:福利)   Eclipse和Intellij IDEA能不能坐下来,喝杯茶,吃个包,商量统一一下大家的热键。 后来,还是继续用Eclipse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梦境驱动开发

昨晚一点半,我在半睡半醒中写下这么一条奇葩的issue:"导出SpringSide修改过的Eclipse配置项呈文件状"

Posted in 技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

太热了,街上即地狱。@马伯庸 在收集降温的诗词,我想起的是——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工作环境II

新Office的座位,敏捷的拆掉了屏风,工友们分享零食方便了,我的韩国海苔,我的盛珍香青豆……不过独自长考时,还需要添一副好耳塞。 锄禾日当午,小鱼干花生,一大袋被瞬间分享完了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云南游

游荡去啦,运气好的话能捡个北冥神功、小无相功,或者凌波微步什么的回来。 十年前看过《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总记着它的海报。骑行在大理环海西路, 一路稻田,终于忍不住cosplay。可惜少了耳塞,这个站在麦田里听《呼吸》的道具。 大理双廊的海地生活,优美的低于生活。要提前两个月才能订到的青年旅馆,吗咿呀咿呀咿呀,我们搭着小面包来蹭海景。 旅店前的木板写着,百年老店(还差99年)。明信片店的玻璃上写着模板,某年某月某日,天气晴,我在丽江想念你。饭店前的牌子写着,开了十年店,发了十年呆,发呆免费。感觉自己到了小资圣地,然后多走几步到了四方街,印象轰然崩塌。 我想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当我毫无讲究的,像十元店一样将全丽江都差不多的低质货物填满整个铺子,你们一波一波的进来送钱。当我将酒吧的射灯调成单调的红色和绿色,你们准时的进来把桌子坐满,在驻场的乡镇歌手狂吼烂歌的时候,配合的打着拍子,我想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旅店门口抄的一副对联:“庭有余香,谢草郑兰窦桂树,家无别况,唐诗晋字汉文章。” 虽然不知道谢草郑兰的指代,依然在词语的堆叠中感到汉家文化的充盈灿烂。但行走丽江,觉得如今汉家儿郎对自家东西的了解不及万一,反而对藏传佛教、非洲鼓和少数民族的一切以极大兴趣。 是因为浩劫中文物尽毁斯文丧尽,重建的东西干燥粗鄙得让人无法敬畏,汉家文明缺失了被直观接触体验的媒介只剩书上的描述,而藏传佛教、非洲鼓和少数民族的一切则依然保有着真切的示范么? 昆明的圣约翰堂门口有块石板:“此殿荣归上帝,并纪念在华殉职盟军将士”。 驼峰航线,美国人没有像汶川雅安的PLA那样,抱怨天气,抱怨地形,抱怨飞机的性能,抱怨日本巡逻机的拦截,牺牲了一千五百位汤姆克鲁斯,运送了六十五万吨物资。然后,我们的教科书只字不提。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