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12

海牙,小孩堤防

黑泽明的自传续本《等云到》。我和Johnson在乍阴乍晴的小孩堤防,等云开,等运到......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技术人生

夜读RFC 3261,对SIP Header里Request-URI, Via, Contact, Route, Record-Route 混乱的不伦关系有了 B级的了解。出门一趟,学会了SIP和Diameter,回来终于是个一身黑衣表情严肃的电信工程师了。 (Caption: 黑衣的工程师) 一个好的架构师要有一双dirty hands。 (Caption: dirty hands)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南蛮子

天气转冷,一群南蛮子,坐在暖气片旁都穿着大衣,能把帽子戴上就更好了。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同事们

安格里斯的口头禅,”这里太美了,给我拍一张“。后来,每到一个地方,大家都会自觉地等待安格里斯的Signal。 兔子急了也咬人,但你是天鹅啊,太掉价了吧.......Johnson的鞋都要咬烂了。 2012-11-3 [The Best contributor to transfer 提名 I] @MaxMaiMaxMai 每天上工下工时在车边认真清点人数,缺了他,天天都有人要work@forest或者sleep@office。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阿姆斯特丹

在梵高美术馆里往外张望,是雨迷蒙的阿姆斯特丹运河。面对这太过于美好的风景,有吃独食的内疚。他日荡平宇内,要拖家带口的再来一次。 阿姆斯特丹的夜,台上的表演很专业,台下有一半是年无分老幼的各色中国男女。 阿姆斯特丹的夜,让人想起那首,"东风夜放花千树。"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荷兰森林生活

”如果流落荒岛的时候你只能带上一本书?“,这次带了九五年诺奖的辛波斯卡阿姨的诗选。 漫漫长夜没有网络,回来可以把诗背给亲爱听了。 2012-10-11 住在森林里,上班下班,起早摸黑。低矮的阁楼,天窗对着床,天气好的时候就能在星空下入眠,如果你在身边多好。 2012-10-17 [那些沉默的不肯坠落的时光] 周末早上,应该去黑森林吃蛋糕,还是到布拉格吃布拉肠?最后,留在森林里,看牛看鹿看鸭子,既沉默又堕落。 2012-12-21 天天葡萄酒煮青口、白灼猪肘、可乐机翼、三文鱼,开到茶非的生活啊。周末,巴塞罗那。 2012-11-8 凌晨,客厅中央那非常现代的显示屏说: "ketel storing",Google翻译说,"锅炉故障"。这没暖气没热水的夜晚,让我感到茫然。 2012-11-13 那些在荷兰吃过的早餐........................比起广州的早茶都是渣。爱拍食物的女生可以参考下构图,男生就算了。 2012-12-13 下午四点,森林里暮色四合,雾色四合,打牌的同学们鸟兽散。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西班牙

对西班牙的想象几乎全来自艾慕杜华(Almodóvar)的电影,色彩爆炸、浓烈、艳俗、绚烂。兰布拉大道,波盖利亚市场,罪恶繁生的拉巴尔区,外星人高迪与圣家堂,地中海,海鲜饭,姑娘们还穿着夏天的衣服... 欧洲的教堂太多了,多到我们最终都会变得逢林莫入,遇教堂绕着走,除了高迪圣家族堂那种奇怪的外星人前进基地。 地中海边的卡夫卡... 为什么游走在欧洲的城市里,遇到那些知性、沉静的女生,大多都是日本的?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技术数则

JPA2令人失望,尤其是那个所谓Type-Safed的Criteria API, Gavin King都被怎样一群学院派的大叔包围着啊。这时候,又是Spring站了出来。Spring-Data-JPA,可以让大家各自写了一遍又一遍的BaseJpaDao退散了。 (Caption: Spring-Data-JPA , JPA2 , Gavin King... )   JSON也不是在每一个地方都能战胜XML,比如Schema、比如XPath,json-schema也好,jsonPath也好,都非标准化,都缺粉丝。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雾德勒兹

雾德勒兹(Utrecht),荷兰最适合伪文艺小清新们无目的漫游的城市,整个欧洲的树叶都已变黄、安静、素颜,这里有春天的浅绿在逆袭。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德国

科隆吃喝玩乐团,啤酒,香肠,咸猪手,古龙水,还有 ** 了德国那机械无趣形象的波恩。 可惜没有抱回几个驴牌,有点堕了中国团的威风。 路过门兴格拉德巴赫,大爱这个充满德国味道的名字。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