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11

阅读的时间

最近阅读的时间,已经少得和她一样了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铮铮茶梗

亲不在家,连茶也没心思泡了,超市里9块8买了包铁观音,铮铮茶梗,在气质上,更像是,铁树开花......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lieve in Spring》Bill Evans

选好了Bill Evans的《You Must Believe in Spring》做SpringSide4.0的配乐。“这张唱片背后的故事没有一点春天的表情" ,但即使料峭凛冽中美好依旧破败,你一定要,信春哥!!!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写简历

拖延症、焦虑症、忧郁症、睡觉拖延症同时爆发,不就是一份简历么,至于么。 对着简历上那一栏“Major award”,我很想填:“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康师傅‘再来一瓶’的奖励。”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挪威森林并不像它们看上去的那样》

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的想起被我错过的三场演出:《挪威森林并不像它们看上去的那样》, 《芬兰的菩提树上哪会有尘埃》, 还有《瑞典和丹麦没有潮湿闷热的夏天》......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乱纷纷不由人,催马拧枪

Docomo的项目,还没去它就挂了,乱纷纷不由人,催马拧枪。(via 东东枪)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晚唐》

宇文所安的《晚唐》,“解读处于中唐余韵中的晚唐诗歌,如何在“回瞻”与“迷恋”中既实践着独立的诗歌“写作”,又恰如其分地记录了大唐皇朝逐渐解体过程中文人们的体验、情感和他们视野中的世界影像” --- 我们的围脖,是不是也在记录着相同的解体?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伦敦只可以有一个Kate....

伦敦只可以有一个Kate....Kate Moss直接挑衅新王妃啊!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技术数则

Selenium2.0吞并WebDriver后,据说内核已从JavaScript应用华丽升级到直调浏览器核心。但它的API却在大开倒车, 二次辗压的伤不起啊!!用WebDriverBackedSelenium直接穿越回去又不是很爽。无奈之下又干了件脏活,自己写了个1.0 日常API与 2.0 Locator的融合版 VMWare的Cloud Foundry,不仅使用了一堆开源的项目,更狠的是把自己也开源了,这给私有化盛行,习惯了Vendor Lock-in的云界,带来一阵清新的风。比如它的存儲服務,是MySQL、MongoDB和Redis,相比AWS和AppEngine中SimpleDB一类的私货,通用又靠譜。回想它之前无厘头收购的Spring,一盘很大的棋啊。 Hudson vs Jenkis = Oracle + Maven背後的Sonatype + Eclipse 基金會 vs Kohsuke Kawaguchi 。 有人說,"KK is Hudson"。公司的Hudson已經卡在你們分手的那一刻幾個月木有升級了,你們為什麼不相親相愛白頭到老呢? 关于Web Site的Scalability,大家零零散散的写了无数的博客与Slides,现在终于有人出来,正经写了本《Scalability Rules》。作者之一在eBay里厮混了6年,而封底欣然题词的家伙里,包括了Facebook的技术运营副总裁。 Memcached与Tokyo Tyrant 一年都木有更新了,于是勤奋的Redis便有了完全替代它们的趋势,IT界没有"经典款式"这一说。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当SSH对Javaer Web开发的统治力像某机构一样降到冰点时,我在Java的Play!, Python的Pylons 和Scala的Lift间 东游西逛。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

《空谷幽兰》

看<空谷幽兰--寻找当代中国隐士>(Road to Heaven: Encounters with Chinese Hermits),里面最常见的句式是,“XX塔XX碑保存了一千多年,直到文瑞脑消金兽革。”,某人怎么还可以这么安详的躺着? 隐士们自己在山上种菜,一两年下山一次。在这种离群独立的态度虽然让人敬佩,但你即使修得长生对社会于世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