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11

Discontinue

枉凝眉? 意難平?沒心沒肺的想起大洋彼岸悲催程序员阿什顿的故事:“他写过的任何一行代码都没有运行过。过去两年内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没有对世界产生过什么影响。” 據說,阿士顿後來成功去了Google,開發Google Wave..... 親愛的SpringSide啊,你活贏了所有我在白天寫的代碼。某個夜晚想證明自己存在過而寫的開源項目,到現在都快七年之癢了,眼看我起朱樓,眼看我宴賓客,眼看我樓塌了......而你還在那裡啊。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天河公園

發現個消磨午休時光的好去處:擰一瓶可樂,晃蕩到天河公園,在湖邊找一棵樹底坐下……然後……唉……掏出手機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亲的父亲

阳光射湿我的床,又一次独自在还有些陌生的房间里醒来......人的道路既然遮隱,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给亲的父亲。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Personas

Personas,算是敏捷实践十年老调里难得的新东西了。还记得上次UX培训,我们Team扮演一个Publisher经理,但大家都把演技的重点,放在了"51岁离异老女人"那颗寂寞的心上了

Posted in 工作 | Leave a comment

Summer Time

天气热了, 地铁里的MM纷纷霸气外露, I Love Summer Time.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浪荡绅士

Johnson,文雅,麻雀瓦舍,浪荡绅士两周年,《与尔同销万古愁》。又一支只属于现场的乐队,每当吉他手挑逗口琴手的时候,Music就会特别的High,听得台下的观众都要替他们急了,赶快去荷兰登记吧。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QCon2011

主持人说,下个环节,是两个不存在的网站的架构师的对话。哦,是推和非死不可。 推果然是最工程师文化的,讲台上,年轻的帅哥,低着头,以低沉的声调在呢喃…… Restful就是皇帝新衣里的孩子,一个个的抠R/E/S/T的含义,给他批一件玄而又玄的外衣,那是在培养下一任的皇帝。 Google方坤为大家描述了一下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工作生活学习情况,他的口头阐:“这个问题我们不用考虑” (via Coldwater2000), 就知道会是这样,懒得去听了。明天,又要回到淡淡的日子中。 Netflix的用了云之后的人员配置,没有SA, DBA, Storage, Network admins,还移了3个测试去做码农 杨卫华说,系统架构师到了后来的职责就是控制熵,做减法。 Mysql的Percona Server,通过一个叫HandlerSocket的Plugin,同时支持SQL与NoSQL的功能,这种面对NoSQL浪潮很实际的自救方式,比Oracle还想着让JavaEE往云上靠,靠着BuzWord继续骗钱的思路迥异。 面对类似的未来预测,Oracle坚持容器级别的解决,Spring坚持嵌入式框架去解决,Oracle的商业气息浓厚,但只会憋到内伤。 夜访北大, 那塔,那湖,那楼,比它的邻居好太多了。 这几天见多了在男厕所门前排队的大师和码农,Gavin King的感觉很亮眼。 遇到Jason,说几年来换了几家StartUp公司,喜欢StartUp的氛围。老大,你是去Start的还是去Reboot的啊。

Posted in 技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忧伤

看《程序员》的<CSDN十年>,不长的篇幅里面居然有我名字,又一阵泯然众人的忧伤。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朱苗的高跟鞋

朱苗穿着她的高跟鞋在我旁边走过,无厘头的想起许舜英那句:"厨具是厨房的高跟鞋..."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日文包围程序员

《程序员》说,"极简、禅意、人文的日式风格,这两年在Web Design界颇受追捧"。 何止如此啊,我们新选的安全框架叫Shiro(我们念C罗)的,原来是日文城堡的意思。Python的模板引擎Jinja2(我们念金家2),是日文的神社……我们被包围了。

Posted in 技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