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4

《麦兜菠萝油王子》

失望是情节比较散乱,虽然有麦兜最后一句"爸爸在过去,妈妈在未来,只有自己,留在现在"作为架构(还是第二天mm告诉我的,那时我已睡着)但看的时候觉得还是挺乱的。 然后是"鸡包纸包鸡"那样可以时时于生活中背诵的段落也少了,只有黄秋生内外全科那段,但那段也太难背太不吉利了吧。可能另有一些段子,太local,连我也看不懂了,那法莫道不消魂国的观众怎么办呢,迈克又焦急了。 只有一样东西是永远值得看的,中法英日,城市永远拆了又建,永远嘈杂,川流不息,生活在里面的人,浑浑噩噩,艰难寂寞,"晤经晤觉,他变左个佬。"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攻壳机动队2》

美国人做的片子总是头脑简单超级弱智,而日本的就会不停唠唠叨叨不知所云,再加上蹩脚的日文翻译,你就更加没有可能弄清楚主角A和主角B想说些什么了......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五鹊·六雁》-窦唯

2004年,很多人都像Frozen了一样停滞不前,包括窦唯。 虽然自我重复得已经有点无聊了,但在更加无聊的下午,还是可以听完又听。 五鹊 箱琴 贝司/陈仲兵 吉他/马培 钢琴 鼓/窦唯 01.望天儿 02.三合鹊 03.西光鹊 04.见光鹊 05.扶桑鹊 06.安拉鹊 07.观鸟儿 六雁 箱琴 贝司/陈仲兵 吉他/马培 鼓/窦唯 打击乐/刘效松 小号/文智涌 01.过山 02.巡河 03.下水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李锦记夜间蒸鱼豉油

末世多轻薄 骄代好浮华 --李锦记夜间蒸鱼豉油 因为两件衣服打八折,她自己买了一件后,又逼我买了一件 因为三件衣服打七折,我自己买了一件后,又逼自己再买了一件 因为六百元送VIP卡,我自己又买了一件后,又又逼她买了一件 这样子,我们在S&Q里面你来我往和那堆衣物缠斗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蒸鱼的时候,已是半夜。

Posted in 日常 | Leave a comment

《扒手》--罗伯特·布烈松

买,纯粹是为了D版碟上的文案: 《窃手》(Pickpocket,一九五九年)至今被影评界认为是一部"最当代的影片"。布烈松本人在一九九九年岁末的辞世曾经冻结了全世界电影人的心,人们悲伤,"一百年来,携着电影的手松开了" google一看,原来是毛尖写的,现在D碟还要看毛尖。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人山人海年度电费大碟

人山人海又为了赚点钱交房租、水电、电话费的缘故,各各拿出化了灰也认的出来那几刷子功夫来凑热闹,凑出一张《The Good,the Bad and the Ugly》。 里面只有At17的给人印象,现在的小女生唱小女人的歌都真厉害....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花与爱丽斯》 -岩井俊二

早已不是看到岩井俊二就激动的年纪,但昨晚亲爱在写稿,我就挑了它来打发时间。 在那个激动的年代里,曾经看过一点此片流传的rm,日文,无字幕的咿咿呀呀。 岩井的片子永远about残酷青春,一个女孩叫花,一个叫爱丽斯,还有一个认为自己失忆(强迫性失忆?)的男孩。 男孩:“我每天晚上都梦到你。” 女孩(作了春梦的女主角,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兴奋):“梦见什么?” 男孩:“不好说。” 女孩:“说呀。” 男孩:“梦见你被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抓起来了,真可怕。”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

《竹梦》--云门舞集

云门来广州演《水月》的时候,差点冲动就买了正版。实在没有办法不冲动,看完了绝美的云门舞集,听完了林怀民的对答(台下的娱记一定都认为,林老师是最容易的采访对象)。 最后只怪人太多。 也好,在"搜"找到的老翻只需要十分一的价钱。 在家里看《竹梦》,可以有一样好玩的事情现场做不到的....当然我们导引,静坐,冥想,拳术,瑜伽这些云门基本功一种没练过,但,两个人一样可以玩的很开心。如果我们当年的广播操做的是《水月》、《竹梦》,那多好....

Posted in 文艺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窥视印度》-- 妹尾河童

数码影像如此先进的今天,所有书都配有花花绿绿的图案了,但唯独这本,让我按下心情来看别人游山玩水。 舞台设计身份的作者,以素描,在数码影像对真实的僵硬拷贝之外,提供了一种以人主观出发的展现手法,让读者看到作者希望他看到的东西.... (印度保存下来的宫殿真多,我们怎么连段城墙都找不到了。)

Posted in 文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