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走了

关于南师,我也常困惑,曾经左手他的《论语别裁》,右手少年钱穆的《论语新解》,常常打架,不知道信谁的好。不过,现在终于是于丹说了算了,这世界能好么? --- “无非大江英豪。泡沫,泡沫,泡沫。无非两岸无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