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妈忽然说,”去香港的时候如果有空,我们拍个微电影吧。“,一桌子人立刻四散奔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壮美的宇宙,在imax上的绚烂深邃,没有超出内心累积的想象。

那几句诗这次有了好翻译: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日暮将尽,老年仍应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怒斥那光的退缩。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读那篇纪念射手网消失的文章 《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像从未存在过》,看到“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很自然的接上,“咆哮吧,咆哮,怒斥那光的退缩。”

国内的诗有天空和宇宙吗? 想起骆一禾: “我在一条天路上走着我自己” 和他的
  
《壮烈风景》

从北极星辰的台阶而下
到天文馆,直下人间
这壮烈风景的四周是天体
图本和阴暗的人皮
而太阳上升
太阳作巨大的搬运
最后来临的晨曦让我们看不见了
让我们进入滚滚的火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